普氏原羚最后的栖息地有一群可敬的保护者

职场故事 阅读(778)

  普氏原羚最后的栖息地有一群可敬的保护者

  作者和保护站的苏科大叔

  普氏原羚最后的栖息地有一群可敬的保护者

  文/汪赞

  普氏原羚生活在中国西北部的青海省,它是天生的跳跃健将,被喻为高原上的精灵,和大熊猫一样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现存数量比大熊猫还稀少,却很少为人们所知。这篇文章里我想介绍苏科大叔和尖木措,他们坚持保护普氏原羚二十多年了。

  2018年7月9日一大早,我启程前往青海海晏县甘子河乡一带拜访最先保护普氏原羚的苏科大叔。交谈中我了解到苏科大叔和好朋友尖木措早在1996年起就开始保护普氏原羚。

  普氏原羚最后的栖息地有一群可敬的保护者

  尖木措和被救助的小普氏原羚

  尖木措说:“我的奶奶说,过去普氏原羚和湟鱼救过青海很多民族的命,没有普氏原羚和湟鱼就没有我们,现在你们长大了,要保护好普氏原羚和湟鱼。”

  尖木措和苏科大叔都是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协管员。他们对于青海湖以及众多的野生动物都有着极为深厚而虔诚的情感。他们的首要工作是保护普氏原羚, 其次是处理生态环境里的垃圾,第三是保护黑颈鹤,第四是向游客宣传这里是国家级保护区,不能进入。

  从1996的一个决定到现在,他们默默做着无偿保护的工作。

  普氏原羚最后的栖息地有一群可敬的保护者

  青海湖的冬天都是零下二、三十度,冰层厚达40厘米,最大冰厚90厘米,没有先进的凿冰工具,苏科大叔、尖木措和他的同伴们只能用石具或冰撬凿开厚冰层,确保普氏原羚能喝得上水。

  尖木措说:“2009年那年雨水特别少,我和苏科大叔两个人自己拿钱租了一千多亩草场给普氏原羚过冬,不然它们就死了。不过从2015年起,国家每年都开始投入资金支持牧民来保护普氏原羚了。比如降低铁丝高度、剔除铁刺、打井取水。现在政策越来越好。”

  7月是青海湖进入旅游旺季的时候,也是普氏原羚产羔的季节,作为协管员他们每天要在草场上巡护,如果发现小宝宝没有了妈妈就带回来交给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救助。而在旅游旺季,很多游客会乱扔垃圾,所以他们最重的任务是清除垃圾;另外,青海湖湿地也是黑颈鹤是从西藏林芝飞来繁殖的地方,尖木措还要提醒游客不能伤害黑颈鹤一家,拍完照片就走。

  普氏原羚最后的栖息地有一群可敬的保护者

  2019年7月16日,大家捐赠给尖木措的打印机寄到了青海西海镇,我才知道寄东西去藏地,都得让牧区的牧民们来州县上的快递站取的。尖木措家的夏季草场离西海镇120公里,这一去一回240公里不说,一天的时间就没了,而且还要自己开销油费啊。17号我再次启程去甘子河乡,这一次是去拜访尖木措。参与这次捐赠的你们都知道,尖木措这二十多年的保护工作拍摄的照片多达十几万张,我这次去就是和他一起挑选部分照片打印出来作为资料用。

  见面的第二天,他把u盘给我,我不敢独自打开他的U盘,他说:“别人要我的资料我不给的,你可以,这里面的照片你喜欢的都可以拿去!”

  这样的被信任所带来的力量何其巨大......

  普氏原羚最后的栖息地有一群可敬的保护者

  写在文末:

  听尖木措说,现在的游客也知道黑颈鹤和普氏原羚是保护动物,不少游客会不下车,尽量不打扰野生动物,拍完照片就走了。但是也有不自觉的游客产生了生活垃圾就扔在青海湖周围,野生动物吃了就死了。

  这是一件真实的事。一只普氏原羚吃了游客扔掉的围巾,一个星期后就死亡了。它的尸体被解剖后,就发现那条围巾在胃里,从那以后起,当地的牧民们都知道必须把草场的垃圾收拾干净。

  所以月底的藏地工作坊,我会带领大家,请尖木措当向导,我们做一次义工,为自己心保,为青海湖环保。

  普氏原羚最后的栖息地有一群可敬的保护者

  上世纪90年代国家主要发展经济,生态上不重视发展,国家也没有对这块做投入,尽管政府没有号召,而在藏地甘子河有索科和尖木措这样淳朴的牧民有这样的意识了,贡献太大了!让我们向苏科大叔和尖木措以及从事保护普氏原羚工作几十年的吴永林致敬!

  我希望这份真实的文字大家阅读后,转发给身边正在青海湖享受大自然的美或者准备去青海湖放松的人们,给心灵环保,受益的子孙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