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她今天感觉到了胎动,她的孩子没有死,还活着?

职场故事 阅读(1929)

“不可……”

凌霄忙出声阻拦。

“有何不可?”

“天煞孤星,即便是母体被斩首,在母胎里仍旧会活……他必须要天人,也就是九五之尊的王杀掉,才能永绝后患啊!”

冯雪芸跟凌霄互通眼色,这会儿她也站出来了,泪眼兮兮求着,“王,若是璃妃姐姐怀中的孩子是妖物,还请王一定要亲手杀掉,臣妾可不想让商朝的子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君临天将冯雪芸扶起,在看着垂着头气息尚存的莫璃,伸出手,“给我剑!”

狱卒将一柄长剑递过去,他拿着长剑逼近莫璃。

莫璃能感觉到她肚子里的孩子在胎动,像是感觉到了危险,在她肚子里做出了极大地反应。

这几天,她以为遭受了这么多折磨和苦难,她的孩子早已经胎死腹中。

可她今天感觉到了胎动,她的孩子没有死,还活着?

母爱至上,谁都如此。

莫璃猛然间抬头,想要求饶。

她张口却话不成音,已经没了脸皮的五官,看上去是那样狰狞,让在牢房中的人都是心惊肉跳。

君临天也是如此,吓的手中的剑明显一抖,可一想到她肚子里怀的事妖孽,他还是壮了胆气,手中长剑毫不留情的刺穿了莫璃的肚子。

孩子?我的孩子?

莫璃张开嘴,发出的却只是沙哑的声音,一句完整的话都不能说出口。

那是她的孩子,他们的孩子?

君临天怎么能这样狠心?她怎么能这样狠心要了他们孩子的性命?

八月的孩子,早已经有了人形,虽然有些小,但已经快要出声了。

长剑刺穿孩子的身体,孩子从她腹中拔出那一刻,莫璃的血肉流了出来,孩子也从她的宫中剥落。

哇哇!

孩子竟然会哭?他们的孩子竟然会哭了?

即便没有了脸皮的莫璃,眼泪还是从眼眶不断的挤落,她拼了命一样的求饶,双手双脚被钩子钩出了泂泂的血,混杂着空气中的污浊的空气,到处都是一种令人窒息的血腥味道。

“君临天……这是你的孩子……你不能杀他?求你放过他……求你放了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啊……”

哇哇!

也许是孩子的哭声,还有他的人形模样,让君临天那双幽暗的眼,渐渐的澄清起来。

他看向了莫璃,仿佛想到了一张轻柔好看的脸,听到她一直在他耳边说着。

我叫阿璃,你以后就这样叫我好了。

喉结动了动,他念出了那个人的名字,“阿璃……”

“临天,你还记得我……我是阿璃,你的阿璃……求你放过我们的孩子。”

血不断的从莫璃口中吐出,即便这样,她依然要用沙哑的喊声,唤醒这个忘记阿璃的男人。

冯雪芸给法师凌霄一个眼色,凌霄双眼收缩,冒出蓝绿色的光,一个极快的速度,在君临天还没有发觉之时,已经射到了孩子的身上。

嘶嘶!

从孩子的嘴巴里吐出了黑色的蛇信子,孩子的身上不是染血的肉色,而是变成了青黑色的蛇磷,看上去是那样的毛骨悚然。

啊!

君临天大叫一声,丢掉了手中的长剑。

那个蛇妖孩子,也被甩在了地上,边哭边嘴里吐着黑色的蛇信子,吓的牢房中的人都大叫起来。

“拿走……将这个妖物扔到乱葬岗,让那里的野畜将他的血肉都吃了,别放在这里碍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