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内疚感作为武器(Z)

求职攻略 阅读(916)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以表达自己是“无辜的”试图让人产生内疚感,而我妥妥地站在“好人”的位置上,把对方塑造成坏人——这个觉察是在和晾衣服的老公的对话中一闪而过。

  昨晚老公说我的一盆花放在阳台上严重阻碍晾衣服,那盆花长太高了。我内心窃喜他这样说,因为我早有反击的“武器”,故作无奈地说:“今天早上婆婆和我说这花放在客厅碍事让我扔掉……”说到这我意识到自己以无辜的姿态试图让别人产生内疚感,同时这也是一种控制欲,把婆婆推向坏人的位置上。

  我觉察到这些模式内心马上喊停!停顿了几秒再说:“其实是我不舍得把花丢了,是我妈过年送我们的植物,又难得在我手里存活到现在,我想继续养,最后选择把它搬到房间的阳台放着。”

  老公说:“那花上面的架子暂时不挂衣服吧,还有其它位置可以挂。”我开心地点点头夸老公很有办法。

  在后半段的对话中我调整了自己,没有以抱怨的心态表达“自己没得选择,是婆婆不好,禁止我使用客厅放盆栽”,而是尝试运用对自己的选择更负责任地表达“我自主选择放回房间,与婆婆无关。”

  这一刹那的起心动念我捕抓到了,体验到自己调整至更负责任的心态和老公沟通是如此坦然,那一刻有点靠近全然的感觉哦,呵呵。

  老公的回话没有带评判,而且很坦然接受植物摆放的位置。给自己那一瞬间的觉察和调整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