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界风云(42)龙宫秋梦

励志文章 阅读(992)

  

  幻界风云(42)龙宫秋梦

  晚风轻拂,凉月满天,月亮照着河床上的紫砾沙闪闪发光。唐小痴漫步走在河岸,犹如走在一首写在秋天的诗里。

  河堤两岸,垂柳颇多。其时,树叶已落,然枝条仍不失其婀娜。驻足于一株几可环抱的树下,柳干上一只毛毛虫虫正悠然蠕动。

  小痴童心忽起,伸掌拍向树干,毛虫受惊跌落于地,拼尽全力游进草丛。树干震动之下,枝头睡鸦嘎嘎而鸣打破了夜的沉寂。

  或是鸦声扰了清梦,河堤下一处庭院人家燃起了烛光。庭门开处,一年轻女子莲步踱了出来。

  藉着月光看去,那女子美得竟如天人一般,让人一见便会产生遐思。小痴不禁心头鹿撞呼吸急促,忙闭上眼睛不敢再看。

  哪知闭上眼睛之后,脑海中却又出现另外一幅场景——

  经阳光雨露洗礼过的大草原愈发显得生机勃勃,一对年轻男女正自策马飞奔……

  此情此景,背景音乐响起:让我们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对酒当歌唱出心中喜悦,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

  小痴不敢再想,睁开双眼时,蓦然发觉那女人已行至自己面前,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异香,让人如醉如痴、心旌神摇。

  怔怔间,那女子展颜一笑,说道:“观君窘态,可有所思?”

  声音实是娓婉悦耳至极,小痴心头如遭重击,只觉那颗心即将跳出胸膛,脱口答道:“刚刚闭目遐思,与姑娘策马驰骋草原……请恕在下唐突之罪。”

  那女子淡淡一笑,继而幽幽道:“数十年前此处即是茫茫草原,可惜因为毫无节制地滥砍滥伐滥开采,使之沙漠化日益严重……”

  注:滥砍滥伐滥开采,即俗语所称的下三滥,反正我是告诉你了,信不信由你。

  小痴:“上面的不作为,加上民众环保意识的淡薄,才导致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草原变成沙漠固然可怕,而更为可怕的是人心变为荒漠啊……”

  那女子叹道:“公子所言极是!其实何止是生态环境保护问题?民生食品安全问题;医疗福利就业问题;物价工资住房问题;官与民相处等等问题,至今看不出官G-F府有诚心解决的迹象,非但如此,官G-F府中比雷更雷的人层出不穷,雷语一出,让无数颗火热滚烫的心降到了深度冰点……”

  当她说完这些话时,叹息一声转身隐去,瞬时间,她仿似走进了迷雾,身影渐渐模糊。

  急切间,小痴大喊:“姑娘别走……别走啊……”

  远处传来那女子的声音:“我叫梅小弱,住在天堂,有缘我们自会重逢。”

  天气突变,云水间的小雨滴淅淅沥沥落将下来。在这个云雨纷飞的深秋季节,蓦然间让人增添了些许寒意。

  彼岸花落烬,却是梦醒时分。

  当唐小痴睁开双眼的时候,见凤凰神木正盯着自己恨恨说道:“被囚龙宫已达数月,恐怕七星童此刻已与惊艳杀手上演了巅峰对决,你倒安逸,居然还有心思做起春梦来?偷偷做梦倒也罢了,居然还在梦中发出一声声深情的呼唤,I真是服了You!”

  小痴有些赧然,但心中却在奇怪,虽遭惊艳杀手屡次陷害,然自己为何却对她毫无恨意?回想起刚刚梦中情景,好像梅小弱的香气仍未散去。

  沉醉间,却听凤凰神木切齿说道:“可恨梅小弱牛小兰这两个妖女,勾结龙三太子,采用偷天换日之计,将我们羁押至此,她们反倒乔装成我们模样赴会去了。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总不能老死在这海底世界吧?”

  小痴听了神木的唠叨反而笑了:“若是没有我的配合,她们的计谋又岂能轻易得逞?”

  神木忽然一震:“如此说来,你早有计划?”

  小痴再笑:“当然!我之所以滞留此地,是在等一个人,只要她来到此处,我们即可出得牢笼,奔赴比武之地。”

  凤凰神木喃喃道:“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这个人究竟是谁,小痴不说神木自然无从得知,但七星童艺成下山的第一场决斗却真的已经展开。

  当惊艳杀手卸下伪装露出本来面目的刹那间,全场一片哗然。而梅小弱却在群豪的惊呼声中从容地弹了弹长袖说道:“唐小痴不是唐小痴,而七星童更不是七星童。”

  就在众人凝神思索这句奇怪之语时,梅小弱蓦然大喝一声:“摘星行动开始!”

  摘星行动?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行动?(未完,待续)

  

  唐小痴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47.7

  2019.08.21 09:12

  字数 1523

  

  幻界风云(42)龙宫秋梦

  晚风轻拂,凉月满天,月亮照着河床上的紫砾沙闪闪发光。唐小痴漫步走在河岸,犹如走在一首写在秋天的诗里。

  河堤两岸,垂柳颇多。其时,树叶已落,然枝条仍不失其婀娜。驻足于一株几可环抱的树下,柳干上一只毛毛虫虫正悠然蠕动。

  小痴童心忽起,伸掌拍向树干,毛虫受惊跌落于地,拼尽全力游进草丛。树干震动之下,枝头睡鸦嘎嘎而鸣打破了夜的沉寂。

  或是鸦声扰了清梦,河堤下一处庭院人家燃起了烛光。庭门开处,一年轻女子莲步踱了出来。

  藉着月光看去,那女子美得竟如天人一般,让人一见便会产生遐思。小痴不禁心头鹿撞呼吸急促,忙闭上眼睛不敢再看。

  哪知闭上眼睛之后,脑海中却又出现另外一幅场景——

  经阳光雨露洗礼过的大草原愈发显得生机勃勃,一对年轻男女正自策马飞奔……

  此情此景,背景音乐响起:让我们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对酒当歌唱出心中喜悦,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

  小痴不敢再想,睁开双眼时,蓦然发觉那女人已行至自己面前,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异香,让人如醉如痴、心旌神摇。

  怔怔间,那女子展颜一笑,说道:“观君窘态,可有所思?”

  声音实是娓婉悦耳至极,小痴心头如遭重击,只觉那颗心即将跳出胸膛,脱口答道:“刚刚闭目遐思,与姑娘策马驰骋草原……请恕在下唐突之罪。”

  那女子淡淡一笑,继而幽幽道:“数十年前此处即是茫茫草原,可惜因为毫无节制地滥砍滥伐滥开采,使之沙漠化日益严重……”

  注:滥砍滥伐滥开采,即俗语所称的下三滥,反正我是告诉你了,信不信由你。

  小痴:“上面的不作为,加上民众环保意识的淡薄,才导致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草原变成沙漠固然可怕,而更为可怕的是人心变为荒漠啊……”

  那女子叹道:“公子所言极是!其实何止是生态环境保护问题?民生食品安全问题;医疗福利就业问题;物价工资住房问题;官与民相处等等问题,至今看不出官G-F府有诚心解决的迹象,非但如此,官G-F府中比雷更雷的人层出不穷,雷语一出,让无数颗火热滚烫的心降到了深度冰点……”

  当她说完这些话时,叹息一声转身隐去,瞬时间,她仿似走进了迷雾,身影渐渐模糊。

  急切间,小痴大喊:“姑娘别走……别走啊……”

  远处传来那女子的声音:“我叫梅小弱,住在天堂,有缘我们自会重逢。”

  天气突变,云水间的小雨滴淅淅沥沥落将下来。在这个云雨纷飞的深秋季节,蓦然间让人增添了些许寒意。

  彼岸花落烬,却是梦醒时分。

  当唐小痴睁开双眼的时候,见凤凰神木正盯着自己恨恨说道:“被囚龙宫已达数月,恐怕七星童此刻已与惊艳杀手上演了巅峰对决,你倒安逸,居然还有心思做起春梦来?偷偷做梦倒也罢了,居然还在梦中发出一声声深情的呼唤,I真是服了You!”

  小痴有些赧然,但心中却在奇怪,虽遭惊艳杀手屡次陷害,然自己为何却对她毫无恨意?回想起刚刚梦中情景,好像梅小弱的香气仍未散去。

  沉醉间,却听凤凰神木切齿说道:“可恨梅小弱牛小兰这两个妖女,勾结龙三太子,采用偷天换日之计,将我们羁押至此,她们反倒乔装成我们模样赴会去了。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总不能老死在这海底世界吧?”

  小痴听了神木的唠叨反而笑了:“若是没有我的配合,她们的计谋又岂能轻易得逞?”

  神木忽然一震:“如此说来,你早有计划?”

  小痴再笑:“当然!我之所以滞留此地,是在等一个人,只要她来到此处,我们即可出得牢笼,奔赴比武之地。”

  凤凰神木喃喃道:“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这个人究竟是谁,小痴不说神木自然无从得知,但七星童艺成下山的第一场决斗却真的已经展开。

  当惊艳杀手卸下伪装露出本来面目的刹那间,全场一片哗然。而梅小弱却在群豪的惊呼声中从容地弹了弹长袖说道:“唐小痴不是唐小痴,而七星童更不是七星童。”

  就在众人凝神思索这句奇怪之语时,梅小弱蓦然大喝一声:“摘星行动开始!”

  摘星行动?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行动?(未完,待续)

  

  幻界风云(42)龙宫秋梦

  晚风轻拂,凉月满天,月亮照着河床上的紫砾沙闪闪发光。唐小痴漫步走在河岸,犹如走在一首写在秋天的诗里。

  河堤两岸,垂柳颇多。其时,树叶已落,然枝条仍不失其婀娜。驻足于一株几可环抱的树下,柳干上一只毛毛虫虫正悠然蠕动。

  小痴童心忽起,伸掌拍向树干,毛虫受惊跌落于地,拼尽全力游进草丛。树干震动之下,枝头睡鸦嘎嘎而鸣打破了夜的沉寂。

  或是鸦声扰了清梦,河堤下一处庭院人家燃起了烛光。庭门开处,一年轻女子莲步踱了出来。

  藉着月光看去,那女子美得竟如天人一般,让人一见便会产生遐思。小痴不禁心头鹿撞呼吸急促,忙闭上眼睛不敢再看。

  哪知闭上眼睛之后,脑海中却又出现另外一幅场景——

  经阳光雨露洗礼过的大草原愈发显得生机勃勃,一对年轻男女正自策马飞奔……

  此情此景,背景音乐响起:让我们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对酒当歌唱出心中喜悦,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

  小痴不敢再想,睁开双眼时,蓦然发觉那女人已行至自己面前,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异香,让人如醉如痴、心旌神摇。

  怔怔间,那女子展颜一笑,说道:“观君窘态,可有所思?”

  声音实是娓婉悦耳至极,小痴心头如遭重击,只觉那颗心即将跳出胸膛,脱口答道:“刚刚闭目遐思,与姑娘策马驰骋草原……请恕在下唐突之罪。”

  那女子淡淡一笑,继而幽幽道:“数十年前此处即是茫茫草原,可惜因为毫无节制地滥砍滥伐滥开采,使之沙漠化日益严重……”

  注:滥砍滥伐滥开采,即俗语所称的下三滥,反正我是告诉你了,信不信由你。

  小痴:“上面的不作为,加上民众环保意识的淡薄,才导致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草原变成沙漠固然可怕,而更为可怕的是人心变为荒漠啊……”

  那女子叹道:“公子所言极是!其实何止是生态环境保护问题?民生食品安全问题;医疗福利就业问题;物价工资住房问题;官与民相处等等问题,至今看不出官G-F府有诚心解决的迹象,非但如此,官G-F府中比雷更雷的人层出不穷,雷语一出,让无数颗火热滚烫的心降到了深度冰点……”

  当她说完这些话时,叹息一声转身隐去,瞬时间,她仿似走进了迷雾,身影渐渐模糊。

  急切间,小痴大喊:“姑娘别走……别走啊……”

  远处传来那女子的声音:“我叫梅小弱,住在天堂,有缘我们自会重逢。”

  天气突变,云水间的小雨滴淅淅沥沥落将下来。在这个云雨纷飞的深秋季节,蓦然间让人增添了些许寒意。

  彼岸花落烬,却是梦醒时分。

  当唐小痴睁开双眼的时候,见凤凰神木正盯着自己恨恨说道:“被囚龙宫已达数月,恐怕七星童此刻已与惊艳杀手上演了巅峰对决,你倒安逸,居然还有心思做起春梦来?偷偷做梦倒也罢了,居然还在梦中发出一声声深情的呼唤,I真是服了You!”

  小痴有些赧然,但心中却在奇怪,虽遭惊艳杀手屡次陷害,然自己为何却对她毫无恨意?回想起刚刚梦中情景,好像梅小弱的香气仍未散去。

  沉醉间,却听凤凰神木切齿说道:“可恨梅小弱牛小兰这两个妖女,勾结龙三太子,采用偷天换日之计,将我们羁押至此,她们反倒乔装成我们模样赴会去了。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总不能老死在这海底世界吧?”

  小痴听了神木的唠叨反而笑了:“若是没有我的配合,她们的计谋又岂能轻易得逞?”

  神木忽然一震:“如此说来,你早有计划?”

  小痴再笑:“当然!我之所以滞留此地,是在等一个人,只要她来到此处,我们即可出得牢笼,奔赴比武之地。”

  凤凰神木喃喃道:“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这个人究竟是谁,小痴不说神木自然无从得知,但七星童艺成下山的第一场决斗却真的已经展开。

  当惊艳杀手卸下伪装露出本来面目的刹那间,全场一片哗然。而梅小弱却在群豪的惊呼声中从容地弹了弹长袖说道:“唐小痴不是唐小痴,而七星童更不是七星童。”

  就在众人凝神思索这句奇怪之语时,梅小弱蓦然大喝一声:“摘星行动开始!”

  摘星行动?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行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