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蓝蝴蝶就要喝下失忆药的时候,却没喝嘴里,这怎么回事?

创业资讯 阅读(746)

小说:在蓝蝴蝶就要喝下失忆药的时候,却没喝嘴里,这怎么回事?

65 失忆药水

鬼美人调好失忆药水,同时把解药全部毁掉。蝶女阿芝荫能潜伏到她的身边,把解药盗走,鬼美人真是没有想到。蝶族有茴香婆在,她所有的巫术都会被她破解。这个老婆子对她太熟知了,蝴蝶山庄所有的蛾族和蝶族,没有谁能炮制出这种异香。阿芝荫身上那股让她痴迷陶醉的味道,就是茴香婆一手炮制的。

鬼美人把药水装进葫芦里,拎着葫芦来到乌柏大的住处。

乌柏大看到鬼美人手里的葫芦,悬着的心一下子落地了。鬼美人终于配合霸主,把对付蓝蝴蝶的失忆药拿了出来。

乌柏大异常热情,把鬼美人让进客厅,让佣人准备早餐。

鬼美人问:“乌军师怎么知道我没进早餐?”

乌柏大轻轻笑下,说:“霸后能这么快把失忆药研制出来,是苦熬一夜了!你的性子急,不会吃完早餐再出来的!”

鬼美人却满脸怒火,说:“说实话,我就是看在你老乌的面子上,我把失忆药拿出来。没有你好话说尽千言,我让蓝蝴蝶命归西天!”

乌柏大陪着笑脸,说:“霸后顾全大局啊!霸主是为了我蛾族能有更好的后代,才留下蓝蝴蝶的命,这个是可以理解的!”

鬼美人嗤之以鼻,说:“老乌,你别给霸主找些冠冕堂皇的托词了!就他那品种,给他一块怎么好的肥沃土地,都长不出一棵好苗!我们蛾族的基因是改变不了的,原因是我们蛾族缺少最根本的东西!”

乌柏大惊疑地说:“霸后,不要诋毁自己的家族!”

鬼美人冷漠地说:“乌医生,你比谁都清楚,只是不敢说实话!你们蛾族是个蜕化的懒惰之族,离开蝶族的供奉,一天都活不下去!这是几百年来逐步演化的结果。到了老巫鸠这一辈,就能改变基因?这是妄想!”

乌柏大沉默片刻,这样的话,也只有鬼美人敢说出来。乌柏大说:“霸后,这个时候你还是少说为好!为了蛾族的利益,还是服从霸主吧!”

鬼美人轻轻地哼了一声,说:“我按照你的要求,把药调制好了,可以给蓝蝴蝶服用了。但是,我必须跟你把话说清楚。我的解药被盗走,帝王蝶一旦苏醒过来,为了蓝蝴蝶来复仇,我是没有魔法招数对付蝶族了。你别再打我的主意了!”

乌柏大听了鬼美人的话,竟然哈哈大笑起来:“霸后,对付蝶族是我们共同的责任!蛾族的山庄,就是霸主的山庄,也是你霸后的山庄啊!”

鬼美人说:“老乌,谁的山庄还不好说,这个你心里最清楚!蓝蝴蝶要么让她去死,要么送她回琼崖谷。不管怎么做帝王蝶都不会放弃蝴蝶山庄的!我的意思还是让蓝蝴蝶死!总归他要的是蝴蝶山庄,我们就什么都不给他留下!”

乌柏大无奈地说:“霸后,我知道你为霸主着想。霸主也有自己的打算。现在还是悉听尊便,按照霸主的旨意办吧。走吧,我们去霸主那儿,他正等你。”

巫鸠看到鬼美人拿着药葫芦来了,心中暗喜。桀骜不驯的霸后最终还是服从他的命令了。把蓝蝴蝶置于失忆中,对他彻底控制蓝蝴蝶是唯一选择。至于那个毛头小子,就是恢复意识来征讨霸王堡,他也不害怕。整个蝶族都任意他蛾族宰割,一个小毛头小子能翻了什么大浪!

巫鸠讨好地笑着说:“霸后辛苦了!驯服了蓝蝴蝶,你为我们蛾族立一大功!乌军师,你说是不是?”

乌柏大忙陪笑脸,说“是的,霸主!霸后是我们蛾族的顶梁柱,我十分敬佩霸后顾全大局的精神!”

鬼美人抖一下骷髅服,两条眉梢吊起来,怨气十足地说:“我不要这个功!霸主,我对老乌说了,霸王堡如果遭到帝王蝶报复,我是无能为力,没有魔法对付他们了!”

巫鸠似笑非笑地说:“霸后多虑了,那个毛头小子只是瞎闹闹,不可以战胜我蛾族的!霸后,失忆药可以用了吧?”

鬼美人淡淡地说:“可以用了。”

巫鸠问:“解药在哪?”

鬼美人答:“我毁掉了!”

巫鸠问:“为什么?”

鬼美人说:“既然让她忘掉过去,那就让她永远忘记。留下解药就是隐患。当初让帝王蝶昏迷的时候,就应该一步到位,让他死过去!我不知道霸主为什么给帝王蝶留条命!”

巫鸠晃动着偏长的脑袋,说:“这就是你们所认识不到的策略!那天晚上,我让豹裳卷杀了帝王蝶很容易,但是,我不让他死!蝶族百年来一直在我们蛾族统治下,甘为庶民,不敢反抗。漂泊百年的帝王蝶家族的九世帝王蝶回来了,给蝶族压抑的情绪带来了活跃。这个时候我让那个毛头小子去死,蝶族势必要以死抗争我们蛾族。不让他死,让他永远是个废物躺在床上,给蝶族虚无缥缈的永远也不可能实现的希望。明白了吗?我不杀帝王蝶就是这个原因!”

乌柏大恭敬地说:“霸主深谋远虑,英明啊!”

鬼美人不屑一顾,说:“霸主想的太简单了!现在就是帝王蝶死了,蝶族也不会像以前那样乖乖地顺从我们蛾族了!帝王蝶的出现,让他们混沌的头脑清醒了!再愚弄欺辱蝶族,恐怕行不通了!”

乌柏大心头一惊,鬼美人的话过于直白,要呛到霸主,忙上前说:“霸主,霸后是为我们霸王堡着想,应该警醒!”

巫鸠拉着长音,说:“老乌,你的意思也是让把蓝蝴蝶送回去?”

“霸主,我没有那个意思!我感到霸后的话,是在提醒我们多加注意!”乌柏大低声地说。

巫鸠冷冷一笑:“你们都多虑了!我早说过,那个毛头小子翻不了大浪,成不了气候!你们赶快给蓝蝴蝶吃药,我要让她忘掉自己的出身,忘掉帝王蝶!”

乌柏大瞥眼鬼美人,说:“霸后,开始给蓝蝴蝶吃药吧!”

鬼美人坐到椅子上,说:“让她到这儿来,我不去她的房间!”

巫鸠说:“你以为我会让你自己去给蓝蝴蝶进药吗?我要亲自监督!来啊,把蓝蝴蝶和佣女都带到这儿来!”

两个侍卫把蓝蝴蝶和小青粉到巫鸠面前。

蓝蝴蝶胆战心惊,不敢抬头。尤其看到身穿骷髅服,两腮瘦的像刀片,颧骨突兀,两眼深陷,眉毛梢吊在两额的鬼美人,全身就哆嗦。蓝蝴蝶记得仅仅是见到鬼美人两次,却感到她的身影像噩梦一样缠绕。

巫鸠细长的眼睛,眯笑起来,说:“蓝蝴蝶,你别害怕。本王请你过来,是要给你补补身子。你是身怀有孕,不管这个孩子是谁的,我都要你平安的生下来。”

蓝蝴蝶下意识地双手捂在小腹上,不敢吭声。

鬼美人把失忆药水倒进竹碗里,说:“蓝蝴蝶,这可是霸主让我给你特制的补药,你一定要好好地喝下去。小青粉,端过去给她喝了!”

小青粉过来,伸手从鬼美人手里接过竹碗,走到蓝蝴蝶面前,刚要把竹碗递给蓝蝴蝶,巫鸠突然说:“慢,蓝蝴蝶先不吃药!”

乌柏大诧异地问:“霸主,有什么情况?”

巫鸠乜斜一眼鬼美人,说:“先让小青粉喝一口药剂,尝尝什么味道。”

鬼美人讥讽一笑,说:“霸主担心我给蓝蝴蝶下毒?小青粉要是喝多了也失忆,可没有办法解了。用一个失忆佣人伺候蓝蝴蝶,恐怕要出危险!”

乌柏大惊诧地看着鬼美人,她怎么当着蓝蝴蝶和小青粉的面,说出吃药的目的?巫鸠似乎还没有注意到鬼美人的话,忙上前对巫鸠说:“霸主,霸后的话是说她研制的要还没有成功,蓝蝴蝶这次进药主要是补身体,小青粉没有必要尝试。”

巫鸠似乎没有听明白乌柏大的提示,说:“小青粉必须要尝试。霸后一旦配错了药,蓝蝴蝶在世上可只有一个啊!”

蓝蝴蝶和小青粉都听明白了,给蓝蝴蝶吃药,就是要她失忆,忘到以前的事情。失忆就是忘掉过去的一切事情,忘到了她的黑脉金。蓝蝴蝶想着想着无声的泪水夺眶而出。

乌柏大指着竹碗,说:“小青粉,你喝一口!”

小青粉迟疑下,端起碗咕嘟咕嘟喝起来,一股苦涩的味道呛入的小青粉连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乌柏大上去夺碗已经完了,小青粉把一碗药水喝的净光。

巫鸠大怒:“小青粉,你大胆!敢把药水都喝了!”

鬼美人仰脖大笑,诡异的笑声听起来发瘆。

巫鸠满目怒气:“把小青粉斩了!”

鬼美人大声吼道:“霸主,小青粉不能杀!”

乌柏大看到巫鸠怒气冲天,怕霸主再对鬼美人发火,忙说:“霸后,小青粉是故意都把药水喝下去的,还是杀了吧!”

鬼美人说:“霸主不是怀疑我这药水有没有杀人的作用,正好小青粉喝了,那就观察下我的药水是什么作用!”

巫鸠对乌柏大一摆手,说:“好吧,观察一会。霸后,你有解药吗?”

鬼美人说:“没有了,都让我毁掉了,以免后患!”

巫鸠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说:“好,霸后吸取教训做得好!”

小青粉眼睛渐渐地模糊了。她把一碗药水都喝下去,是为了保护蓝蝴蝶。刚开意思还很清楚,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可现在小青粉像睡了一觉醒来,一切都陌生了。瞪起眼睛,好奇地看着眼前。

鬼美人把蓝蝴蝶拉倒小青粉的面前,问:“你认识她吗?”

小青粉呆滞地摇摇头。

鬼美人又问:“你叫什么名字?是从哪儿来的?”

小青粉喃喃地说:“我是谁?我不知道啊!”

巫鸠一拍霸主椅的扶手,说:“霸后,我错怪你了!”

乌柏大也奉承道:“霸后出手不凡,乃是我蛾族的骄傲!”

巫鸠说:“霸后,赶快给蓝蝴蝶吃药啊!”

鬼美人阴冷地一笑,说:“没有这个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