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部落】港独的三个极端错误认知

创业资讯 阅读(1802)

三国部落2019.7.24我要分享

“港独”围殴警察(图据网络)

香港乱局不断升级,从最初的“正当游行”,逐步演变成了冲击立法会、袭击并咬断警察手指,乃至围堵香港中联办大楼以及泼墨羞辱国歌、国旗、国徽等等恶劣暴力扰乱社会正常秩序的违法行为。此类行为,在任何国家中都是不可能被宽恕的。“港独”分子理应为他们的极端行为付出代价。用一位哲学家的话说,这是国家对于国民理性的尊重。

故在当前形势之下,特区政府采取必要的强制手段乃是理所当然之举。但是,此次事件中有几个重要的问题需要澄清,否则基于错误观念的暴力行为将如荒原野草,难以尽除。

首先,现代社会中多元性与一元性的问题。任何一个国家要保持完整和独立,就不得不确保自身有最低限度的一元性。如果有人要挑战一个国家的底线,他就必然会遭到最广大人民的唾弃。一个国家,越是在底线问题上能保持一致,就越是能在非根本问题上宽容多元。美国向来以多元性自诩,但是它在政治上对于自身根本底线的维护,则是毫不含糊的。马丁?路德?金和杜波伊斯都是民权领袖,但是仅仅由于后者思想倾向于马克思主义,他就被美国主流舆论所淡忘;二战以后社会主义运动在世界上盛极一时,结果美国主流舆论就默许了麦卡锡主义。问题的不同只在于底线究竟是什么。香港极端分子必须明白,国家主权与统一是一个根本性的底线问题,没有回旋余地。连国家主权都要否定、主权象征都要侮辱,但是却要求“多元”和“宽容”,这无异于缘木求鱼。

其次,法治社会中政治参与和政治反叛的问题。现代民主政治鼓励人民在拥有合理信息的前提下,平等地、积极地参与国家的政治生活。事实上,参与不仅是民主政治的根基,而且是国家活力的源泉。但是任何政治参与,都应当是在宪法框架下的、合法有序的表达。如果一个政治力量根本否定国家宪法,鼓吹并滥用暴力,那他们就不是在进行政治参与,而是在进行政治反叛。如果说国家对于政治参与者应当进行支持、协商和对话的话,那么对于政治反叛者则可以在宪法授权的范围内进行必要的惩处和镇压。香港极端分子是愿意做政治的积极参与者呢?还是做政治反叛者呢?这就要由他们自己来选择了。

再次,社会发展中暴力与和平的问题。暴力并不万能,暴力的作用是以社会经济发展方向为依归的。共产党人承认合乎历史发展方向的暴力,但是唾弃违背历史发展方向的暴力。马克思说,暴力是社会发展的助产婆。这句话的前提是:社会发展已经孕育了新的社会形态。暴力只能起助产的作用。迷信暴力只能适得其反。如果有人援引马克思的暴力革命观点为自己的暴力行为辩护,那只能说明他们对于马克思主义的一知半解或者蓄意扭曲。

香港极端分子有自己的政治诉求,也愿意表达自己的政治诉求,不足为奇。只要他们愿意回到宪法和基本法的框架之内,以理性平和的方式争取支持,则香港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未尝不可以考虑他们的合理诉求。但是如果他们执迷不悟,一味迷信暴力,则一切后果只能由他们自己承担。

以区区之数的极端分子,提出违背历史潮流、违背香港民心的诉求,妄图采用人神共愤的极端暴力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实无异于螳臂当车。

收藏举报投诉

“港独”围殴警察(图据网络)

香港乱局不断升级,从最初的“正当游行”,逐步演变成了冲击立法会、袭击并咬断警察手指,乃至围堵香港中联办大楼以及泼墨羞辱国歌、国旗、国徽等等恶劣暴力扰乱社会正常秩序的违法行为。此类行为,在任何国家中都是不可能被宽恕的。“港独”分子理应为他们的极端行为付出代价。用一位哲学家的话说,这是国家对于国民理性的尊重。

故在当前形势之下,特区政府采取必要的强制手段乃是理所当然之举。但是,此次事件中有几个重要的问题需要澄清,否则基于错误观念的暴力行为将如荒原野草,难以尽除。

首先,现代社会中多元性与一元性的问题。任何一个国家要保持完整和独立,就不得不确保自身有最低限度的一元性。如果有人要挑战一个国家的底线,他就必然会遭到最广大人民的唾弃。一个国家,越是在底线问题上能保持一致,就越是能在非根本问题上宽容多元。美国向来以多元性自诩,但是它在政治上对于自身根本底线的维护,则是毫不含糊的。马丁?路德?金和杜波伊斯都是民权领袖,但是仅仅由于后者思想倾向于马克思主义,他就被美国主流舆论所淡忘;二战以后社会主义运动在世界上盛极一时,结果美国主流舆论就默许了麦卡锡主义。问题的不同只在于底线究竟是什么。香港极端分子必须明白,国家主权与统一是一个根本性的底线问题,没有回旋余地。连国家主权都要否定、主权象征都要侮辱,但是却要求“多元”和“宽容”,这无异于缘木求鱼。

其次,法治社会中政治参与和政治反叛的问题。现代民主政治鼓励人民在拥有合理信息的前提下,平等地、积极地参与国家的政治生活。事实上,参与不仅是民主政治的根基,而且是国家活力的源泉。但是任何政治参与,都应当是在宪法框架下的、合法有序的表达。如果一个政治力量根本否定国家宪法,鼓吹并滥用暴力,那他们就不是在进行政治参与,而是在进行政治反叛。如果说国家对于政治参与者应当进行支持、协商和对话的话,那么对于政治反叛者则可以在宪法授权的范围内进行必要的惩处和镇压。香港极端分子是愿意做政治的积极参与者呢?还是做政治反叛者呢?这就要由他们自己来选择了。

再次,社会发展中暴力与和平的问题。暴力并不万能,暴力的作用是以社会经济发展方向为依归的。共产党人承认合乎历史发展方向的暴力,但是唾弃违背历史发展方向的暴力。马克思说,暴力是社会发展的助产婆。这句话的前提是:社会发展已经孕育了新的社会形态。暴力只能起助产的作用。迷信暴力只能适得其反。如果有人援引马克思的暴力革命观点为自己的暴力行为辩护,那只能说明他们对于马克思主义的一知半解或者蓄意扭曲。

香港极端分子有自己的政治诉求,也愿意表达自己的政治诉求,不足为奇。只要他们愿意回到宪法和基本法的框架之内,以理性平和的方式争取支持,则香港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未尝不可以考虑他们的合理诉求。但是如果他们执迷不悟,一味迷信暴力,则一切后果只能由他们自己承担。

以区区之数的极端分子,提出违背历史潮流、违背香港民心的诉求,妄图采用人神共愤的极端暴力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实无异于螳臂当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