篱落疏疏月又西207夏沫被捕

创业资讯 阅读(1098)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夏沫想打开窗户,可她的手抖得厉害。她边推着窗边看着几个警察:“你们凭什么抓我?凭什么?”

  “夏沫,你七年前涉嫌故意杀人,今年二月份故意伤害。”为首的警察走近夏沫。

  “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推叶好。是她自己跳楼的。”夏沫歇斯底里地喊:“我叔叔是夏智勇,夏智勇,你们肯定认识,你们敢抓我?”

  为首的警察看了看自己身旁的两个警察。

  夏沫爬到了窗口:“你们敢过来,我就跳楼。是叶媚那个贱人害我!”她往楼下看,看到了警车,还有几个警察。

  夏沫闭上了眼睛想往下跳。可她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叶好坠楼后的样子。血,好多的血,她抓着窗框的手,怎么也不敢放开。

  两个警察立刻冲上去,把夏沫拽了下来,并给她戴上了手铐。

  夏沫挣扎着:“你们凭什么抓我?就凭一个贱人的一面之词?”她可以确定是叶媚,她侧过脸看向王梓。

  王梓很平静地站着,他的脸上没有悲喜。他好似在看别人的故事。夏沫不是他的妻子,而他与夏沫无关。

  王梓的无动于衷,深深地刺痛了夏沫:“王梓,你个窝囊废,你竟然看着他们这样抓走你老婆?”夏沫挣扎着,想摆脱警察,她甚至想去打王梓:“我眼睛瞎了,嫁给了你!”她恨,仇恨让她口不择言。

  夏沫挣扎着,跳着,她的身子向前扑,她咬住了王梓的手。她的恨,让她在咬着王梓那一瞬,像猛兽在撕咬自己的猎物。她恨不得咬碎王梓的骨头。

  王梓的五官因为疼痛而扭曲着,但他依然没有动,他任夏沫咬着。他觉得,这是自己和夏沫之间结束的一个苍凉姿势而已。让这段婚姻,以伤害开始,再以伤害死亡。

  夏沫撕咬着,或许是她一个人的演出太过寂寞。她放开了王梓的手,嚎啕大哭。她的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流,她的嘴角,牙齿上沾着王梓的血痕。

  此时的夏沫像极了刚吸过血,在咆哮的吸血鬼:“王梓,我恨你!我为什么会嫁给这样的男人?”她喊着。

  王梓开始愣愣地站在门口,他看着警察带着夏沫走出了门。两三分钟以后,他才如梦初醒似地跑出去,毕竟那个女人给他生过一个孩子。

  “王梓,我没有杀人,你听到没?我没有故意伤害人。你给我找律师,给我找律师……”夏沫边走边声嘶力竭地喊。从叶媚出现在同学聚会那天后,她已经预料到有今天,她只是不甘心。

  王梓没有应声,他觉得那个被警察带走的女人,不是自己的妻子。他看着警车走远,像堵在他心口的障碍物被带走了。他长长地吸了口气再吐出。一种难得的轻松抽走了,压抑在他胸口的闷。

  王梓微闭上眼睛,仰起头,面向天空的蔚蓝和无涯。有一瞬,他仿佛又变回最初在林荫道间行走的青年。阳光不是那么刺眼,他和乔远寒,寒云穿着工装,走过合成,造气车间,上了碳化三楼,他们站在三楼平台上吹着风“愿你出走半生,归来还是少年!”

  王梓顾不上自己手背上的伤,他拿出手机给乔远寒拨电话:“远寒,你在哪里?我想和你喝酒。”

  “我在文艺路,对了寒云也在。”乔远寒在王梓的声音里没有听到悲伤。

  “好,我马上过来。”王梓拦了辆出租车:“去文艺路。”

  王梓到文艺路时,已有了丝丝凉风,知了在树木间聒噪着。蝉鸣和清风,阳光融为夏日最美的风景。

  乔远寒嫌店里太闷,他把桌子搬到了店门前的树荫下。寒云忙着给他和王梓做下酒的菜,叶媚帮着寒云。她比王梓早到了半个小时。

  王梓走到乔远寒背后,突然吼了一声。

  乔远寒慢慢转身看着王梓笑:“老把戏,你能不能换个新颖一点的。”

  王梓看着乔远寒,他心底的委屈,痛苦和压抑交替着。末了他笑:“远寒,祝贺我,我解放了。我终于从痛苦的婚姻牢笼里跳出来了。”

  乔远寒不是很理解王梓此刻的欢欣,他还是笑着:“祝贺你。归来还是少年!”他的目光落在王梓的手背上:“怎么回事?你这手?”

  王梓长长地叹了口气:“没事,这是夏沫送给我的结束礼物。远寒,我现在很轻松。这种感觉许久没有了。我好像回到了,我们刚进工厂上班的日子。”

  “远寒,快让王梓坐啊。”姜寒云端着茶水。

  王梓看着寒云笑:“寒云,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快坐吧!”姜寒云让王梓坐。

  王梓意味深长地看向乔远寒:“你这么吝啬了?没有烟让我吸?”

  乔远寒看了一眼寒云:“我现在受制于人啊!我要是吸烟,寒云就会开始喋喋不休。为了不让自己的耳朵太辛苦,我一气之下戒烟了!”

  “乔远寒,你什么意思啊?明明是你主动戒烟的,怎么就?”姜寒云看着乔远寒笑。

  ”寒云,君子动口不动手,但没有说不能动脚啊!用你曾经对付我那一脚。”王梓做出踩人的动作。

  姜寒云摇了摇头:“现在和在厂门口插队的时候不一样,我还指着他干活呢。”

  王梓看着乔远寒笑:”怎么不一样了?你当时踩我,如秋风扫落叶一般,那个狠,我现在想起来,脚面还痛。“他突然停住:“远寒,你听到没,寒云是賊不打三年自招,她承认当年插队了!”

  乔远寒看着寒云笑:“是呀,这个人不讲社会公德,不止插队,还偷心!”

  “你们俩又合伙欺负我?”姜寒云拽乔远寒。

  “谁敢欺负我妹子,我揍他。”叶媚从店里面走出来,她今天前所未有的快乐。

  王梓皱着眉头,微张着嘴:“远寒,这,这不是那个情书小妹妹吗?她怎么?”

  “叶媚姐是叶好的双生姐姐。”姜寒云给王梓介绍着。

  “叶媚?”王梓想起来,夏沫最近总念叨这个名字。

  “对,叶媚。”叶媚主动和王梓握手:“我听叶好提起过王梓这个名字,乔远寒最铁的哥们。”她今天很放松,苏子卿把自己帮她的缘由告诉了她,但她心底依然深深地感恩。

  月初,苏子卿带着叶媚和王晓丽到的公安局,提供了夏沫的录音和当时的几个人证。公安局当时决定重新调查叶好的案子。他们在当年的卷宗上发现了不少可疑点,有了叶媚提供的证据,自可抓夏沫归案。

  当然这其中还牵涉到孙志刚,夏智勇的包庇,被视为支持夏沫行凶杀人。

  “还有我的酒吗?”苏子卿带着黄岚也过来了,黄岚的肚子微凸。

  “远寒,你看看人家苏子卿的办事效率。”王梓又开乔远寒的玩笑。

  苏子卿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寒云,他把自己的欢喜掩藏起来。他微笑着也开乔远寒玩笑:“乔师加油啊!”

  大家都笑了起来,他们都难得的轻松。可是生活的风浪哪里有停的时候?

  当太阳西斜时,轻工的商户把缝纫机和锁边机送了过来。苏子卿,王梓帮乔远寒安装着缝纫机,黄岚,叶媚和寒云聊着天。

  姜寒云看似在聊天,她的心里深深地担忧。她不知道,以自己现在的设计能力,能否支撑远寒的梦前行?

  96

  微风轻扬晓月寒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4

  2019.08.15 06:18*

  字数 2451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夏沫想打开窗户,可她的手抖得厉害。她边推着窗边看着几个警察:“你们凭什么抓我?凭什么?”

  “夏沫,你七年前涉嫌故意杀人,今年二月份故意伤害。”为首的警察走近夏沫。

  “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推叶好。是她自己跳楼的。”夏沫歇斯底里地喊:“我叔叔是夏智勇,夏智勇,你们肯定认识,你们敢抓我?”

  为首的警察看了看自己身旁的两个警察。

  夏沫爬到了窗口:“你们敢过来,我就跳楼。是叶媚那个贱人害我!”她往楼下看,看到了警车,还有几个警察。

  夏沫闭上了眼睛想往下跳。可她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叶好坠楼后的样子。血,好多的血,她抓着窗框的手,怎么也不敢放开。

  两个警察立刻冲上去,把夏沫拽了下来,并给她戴上了手铐。

  夏沫挣扎着:“你们凭什么抓我?就凭一个贱人的一面之词?”她可以确定是叶媚,她侧过脸看向王梓。

  王梓很平静地站着,他的脸上没有悲喜。他好似在看别人的故事。夏沫不是他的妻子,而他与夏沫无关。

  王梓的无动于衷,深深地刺痛了夏沫:“王梓,你个窝囊废,你竟然看着他们这样抓走你老婆?”夏沫挣扎着,想摆脱警察,她甚至想去打王梓:“我眼睛瞎了,嫁给了你!”她恨,仇恨让她口不择言。

  夏沫挣扎着,跳着,她的身子向前扑,她咬住了王梓的手。她的恨,让她在咬着王梓那一瞬,像猛兽在撕咬自己的猎物。她恨不得咬碎王梓的骨头。

  王梓的五官因为疼痛而扭曲着,但他依然没有动,他任夏沫咬着。他觉得,这是自己和夏沫之间结束的一个苍凉姿势而已。让这段婚姻,以伤害开始,再以伤害死亡。

  夏沫撕咬着,或许是她一个人的演出太过寂寞。她放开了王梓的手,嚎啕大哭。她的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流,她的嘴角,牙齿上沾着王梓的血痕。

  此时的夏沫像极了刚吸过血,在咆哮的吸血鬼:“王梓,我恨你!我为什么会嫁给这样的男人?”她喊着。

  王梓开始愣愣地站在门口,他看着警察带着夏沫走出了门。两三分钟以后,他才如梦初醒似地跑出去,毕竟那个女人给他生过一个孩子。

  “王梓,我没有杀人,你听到没?我没有故意伤害人。你给我找律师,给我找律师……”夏沫边走边声嘶力竭地喊。从叶媚出现在同学聚会那天后,她已经预料到有今天,她只是不甘心。

  王梓没有应声,他觉得那个被警察带走的女人,不是自己的妻子。他看着警车走远,像堵在他心口的障碍物被带走了。他长长地吸了口气再吐出。一种难得的轻松抽走了,压抑在他胸口的闷。

  王梓微闭上眼睛,仰起头,面向天空的蔚蓝和无涯。有一瞬,他仿佛又变回最初在林荫道间行走的青年。阳光不是那么刺眼,他和乔远寒,寒云穿着工装,走过合成,造气车间,上了碳化三楼,他们站在三楼平台上吹着风“愿你出走半生,归来还是少年!”

  王梓顾不上自己手背上的伤,他拿出手机给乔远寒拨电话:“远寒,你在哪里?我想和你喝酒。”

  “我在文艺路,对了寒云也在。”乔远寒在王梓的声音里没有听到悲伤。

  “好,我马上过来。”王梓拦了辆出租车:“去文艺路。”

  王梓到文艺路时,已有了丝丝凉风,知了在树木间聒噪着。蝉鸣和清风,阳光融为夏日最美的风景。

  乔远寒嫌店里太闷,他把桌子搬到了店门前的树荫下。寒云忙着给他和王梓做下酒的菜,叶媚帮着寒云。她比王梓早到了半个小时。

  王梓走到乔远寒背后,突然吼了一声。

  乔远寒慢慢转身看着王梓笑:“老把戏,你能不能换个新颖一点的。”

  王梓看着乔远寒,他心底的委屈,痛苦和压抑交替着。末了他笑:“远寒,祝贺我,我解放了。我终于从痛苦的婚姻牢笼里跳出来了。”

  乔远寒不是很理解王梓此刻的欢欣,他还是笑着:“祝贺你。归来还是少年!”他的目光落在王梓的手背上:“怎么回事?你这手?”

  王梓长长地叹了口气:“没事,这是夏沫送给我的结束礼物。远寒,我现在很轻松。这种感觉许久没有了。我好像回到了,我们刚进工厂上班的日子。”

  “远寒,快让王梓坐啊。”姜寒云端着茶水。

  王梓看着寒云笑:“寒云,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快坐吧!”姜寒云让王梓坐。

  王梓意味深长地看向乔远寒:“你这么吝啬了?没有烟让我吸?”

  乔远寒看了一眼寒云:“我现在受制于人啊!我要是吸烟,寒云就会开始喋喋不休。为了不让自己的耳朵太辛苦,我一气之下戒烟了!”

  “乔远寒,你什么意思啊?明明是你主动戒烟的,怎么就?”姜寒云看着乔远寒笑。

  ”寒云,君子动口不动手,但没有说不能动脚啊!用你曾经对付我那一脚。”王梓做出踩人的动作。

  姜寒云摇了摇头:“现在和在厂门口插队的时候不一样,我还指着他干活呢。”

  王梓看着乔远寒笑:”怎么不一样了?你当时踩我,如秋风扫落叶一般,那个狠,我现在想起来,脚面还痛。“他突然停住:“远寒,你听到没,寒云是賊不打三年自招,她承认当年插队了!”

  乔远寒看着寒云笑:“是呀,这个人不讲社会公德,不止插队,还偷心!”

  “你们俩又合伙欺负我?”姜寒云拽乔远寒。

  “谁敢欺负我妹子,我揍他。”叶媚从店里面走出来,她今天前所未有的快乐。

  王梓皱着眉头,微张着嘴:“远寒,这,这不是那个情书小妹妹吗?她怎么?”

  “叶媚姐是叶好的双生姐姐。”姜寒云给王梓介绍着。

  “叶媚?”王梓想起来,夏沫最近总念叨这个名字。

  “对,叶媚。”叶媚主动和王梓握手:“我听叶好提起过王梓这个名字,乔远寒最铁的哥们。”她今天很放松,苏子卿把自己帮她的缘由告诉了她,但她心底依然深深地感恩。

  月初,苏子卿带着叶媚和王晓丽到的公安局,提供了夏沫的录音和当时的几个人证。公安局当时决定重新调查叶好的案子。他们在当年的卷宗上发现了不少可疑点,有了叶媚提供的证据,自可抓夏沫归案。

  当然这其中还牵涉到孙志刚,夏智勇的包庇,被视为支持夏沫行凶杀人。

  “还有我的酒吗?”苏子卿带着黄岚也过来了,黄岚的肚子微凸。

  “远寒,你看看人家苏子卿的办事效率。”王梓又开乔远寒的玩笑。

  苏子卿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寒云,他把自己的欢喜掩藏起来。他微笑着也开乔远寒玩笑:“乔师加油啊!”

  大家都笑了起来,他们都难得的轻松。可是生活的风浪哪里有停的时候?

  当太阳西斜时,轻工的商户把缝纫机和锁边机送了过来。苏子卿,王梓帮乔远寒安装着缝纫机,黄岚,叶媚和寒云聊着天。

  姜寒云看似在聊天,她的心里深深地担忧。她不知道,以自己现在的设计能力,能否支撑远寒的梦前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夏沫想打开窗户,可她的手抖得厉害。她边推着窗边看着几个警察:“你们凭什么抓我?凭什么?”

  “夏沫,你七年前涉嫌故意杀人,今年二月份故意伤害。”为首的警察走近夏沫。

  “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推叶好。是她自己跳楼的。”夏沫歇斯底里地喊:“我叔叔是夏智勇,夏智勇,你们肯定认识,你们敢抓我?”

  为首的警察看了看自己身旁的两个警察。

  夏沫爬到了窗口:“你们敢过来,我就跳楼。是叶媚那个贱人害我!”她往楼下看,看到了警车,还有几个警察。

  夏沫闭上了眼睛想往下跳。可她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叶好坠楼后的样子。血,好多的血,她抓着窗框的手,怎么也不敢放开。

  两个警察立刻冲上去,把夏沫拽了下来,并给她戴上了手铐。

  夏沫挣扎着:“你们凭什么抓我?就凭一个贱人的一面之词?”她可以确定是叶媚,她侧过脸看向王梓。

  王梓很平静地站着,他的脸上没有悲喜。他好似在看别人的故事。夏沫不是他的妻子,而他与夏沫无关。

  王梓的无动于衷,深深地刺痛了夏沫:“王梓,你个窝囊废,你竟然看着他们这样抓走你老婆?”夏沫挣扎着,想摆脱警察,她甚至想去打王梓:“我眼睛瞎了,嫁给了你!”她恨,仇恨让她口不择言。

  夏沫挣扎着,跳着,她的身子向前扑,她咬住了王梓的手。她的恨,让她在咬着王梓那一瞬,像猛兽在撕咬自己的猎物。她恨不得咬碎王梓的骨头。

  王梓的五官因为疼痛而扭曲着,但他依然没有动,他任夏沫咬着。他觉得,这是自己和夏沫之间结束的一个苍凉姿势而已。让这段婚姻,以伤害开始,再以伤害死亡。

  夏沫撕咬着,或许是她一个人的演出太过寂寞。她放开了王梓的手,嚎啕大哭。她的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流,她的嘴角,牙齿上沾着王梓的血痕。

  此时的夏沫像极了刚吸过血,在咆哮的吸血鬼:“王梓,我恨你!我为什么会嫁给这样的男人?”她喊着。

  王梓开始愣愣地站在门口,他看着警察带着夏沫走出了门。两三分钟以后,他才如梦初醒似地跑出去,毕竟那个女人给他生过一个孩子。

  “王梓,我没有杀人,你听到没?我没有故意伤害人。你给我找律师,给我找律师……”夏沫边走边声嘶力竭地喊。从叶媚出现在同学聚会那天后,她已经预料到有今天,她只是不甘心。

  王梓没有应声,他觉得那个被警察带走的女人,不是自己的妻子。他看着警车走远,像堵在他心口的障碍物被带走了。他长长地吸了口气再吐出。一种难得的轻松抽走了,压抑在他胸口的闷。

  王梓微闭上眼睛,仰起头,面向天空的蔚蓝和无涯。有一瞬,他仿佛又变回最初在林荫道间行走的青年。阳光不是那么刺眼,他和乔远寒,寒云穿着工装,走过合成,造气车间,上了碳化三楼,他们站在三楼平台上吹着风“愿你出走半生,归来还是少年!”

  王梓顾不上自己手背上的伤,他拿出手机给乔远寒拨电话:“远寒,你在哪里?我想和你喝酒。”

  “我在文艺路,对了寒云也在。”乔远寒在王梓的声音里没有听到悲伤。

  “好,我马上过来。”王梓拦了辆出租车:“去文艺路。”

  王梓到文艺路时,已有了丝丝凉风,知了在树木间聒噪着。蝉鸣和清风,阳光融为夏日最美的风景。

  乔远寒嫌店里太闷,他把桌子搬到了店门前的树荫下。寒云忙着给他和王梓做下酒的菜,叶媚帮着寒云。她比王梓早到了半个小时。

  王梓走到乔远寒背后,突然吼了一声。

  乔远寒慢慢转身看着王梓笑:“老把戏,你能不能换个新颖一点的。”

  王梓看着乔远寒,他心底的委屈,痛苦和压抑交替着。末了他笑:“远寒,祝贺我,我解放了。我终于从痛苦的婚姻牢笼里跳出来了。”

  乔远寒不是很理解王梓此刻的欢欣,他还是笑着:“祝贺你。归来还是少年!”他的目光落在王梓的手背上:“怎么回事?你这手?”

  王梓长长地叹了口气:“没事,这是夏沫送给我的结束礼物。远寒,我现在很轻松。这种感觉许久没有了。我好像回到了,我们刚进工厂上班的日子。”

  “远寒,快让王梓坐啊。”姜寒云端着茶水。

  王梓看着寒云笑:“寒云,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快坐吧!”姜寒云让王梓坐。

  王梓意味深长地看向乔远寒:“你这么吝啬了?没有烟让我吸?”

  乔远寒看了一眼寒云:“我现在受制于人啊!我要是吸烟,寒云就会开始喋喋不休。为了不让自己的耳朵太辛苦,我一气之下戒烟了!”

  “乔远寒,你什么意思啊?明明是你主动戒烟的,怎么就?”姜寒云看着乔远寒笑。

  ”寒云,君子动口不动手,但没有说不能动脚啊!用你曾经对付我那一脚。”王梓做出踩人的动作。

  姜寒云摇了摇头:“现在和在厂门口插队的时候不一样,我还指着他干活呢。”

  王梓看着乔远寒笑:”怎么不一样了?你当时踩我,如秋风扫落叶一般,那个狠,我现在想起来,脚面还痛。“他突然停住:“远寒,你听到没,寒云是賊不打三年自招,她承认当年插队了!”

  乔远寒看着寒云笑:“是呀,这个人不讲社会公德,不止插队,还偷心!”

  “你们俩又合伙欺负我?”姜寒云拽乔远寒。

  “谁敢欺负我妹子,我揍他。”叶媚从店里面走出来,她今天前所未有的快乐。

  王梓皱着眉头,微张着嘴:“远寒,这,这不是那个情书小妹妹吗?她怎么?”

  “叶媚姐是叶好的双生姐姐。”姜寒云给王梓介绍着。

  “叶媚?”王梓想起来,夏沫最近总念叨这个名字。

  “对,叶媚。”叶媚主动和王梓握手:“我听叶好提起过王梓这个名字,乔远寒最铁的哥们。”她今天很放松,苏子卿把自己帮她的缘由告诉了她,但她心底依然深深地感恩。

  月初,苏子卿带着叶媚和王晓丽到的公安局,提供了夏沫的录音和当时的几个人证。公安局当时决定重新调查叶好的案子。他们在当年的卷宗上发现了不少可疑点,有了叶媚提供的证据,自可抓夏沫归案。

  当然这其中还牵涉到孙志刚,夏智勇的包庇,被视为支持夏沫行凶杀人。

  “还有我的酒吗?”苏子卿带着黄岚也过来了,黄岚的肚子微凸。

  “远寒,你看看人家苏子卿的办事效率。”王梓又开乔远寒的玩笑。

  苏子卿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寒云,他把自己的欢喜掩藏起来。他微笑着也开乔远寒玩笑:“乔师加油啊!”

  大家都笑了起来,他们都难得的轻松。可是生活的风浪哪里有停的时候?

  当太阳西斜时,轻工的商户把缝纫机和锁边机送了过来。苏子卿,王梓帮乔远寒安装着缝纫机,黄岚,叶媚和寒云聊着天。

  姜寒云看似在聊天,她的心里深深地担忧。她不知道,以自己现在的设计能力,能否支撑远寒的梦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