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强烈的控制欲

创业资讯 阅读(1034)


  自从被你各种否定与呵斥,

  我就用盔甲包裹了自己,

  于是那些控制我的言语,

  像箭一般地,嗖嗖射向我,

  我躲避有过,

  我中箭有过,

  每个伤口疗愈,

  便把盔甲增厚一分。

  你在我心里,眼里,

  再也呈现不出完整的模样。

  只有那张焦虑到狰狞或扭曲的脸,

  或出现在现实中,

  或飘荡在梦里,

  如此,你是否满意?

  96

  普氏木木君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2

  2019.07.29 17:56

  字数 134

  自从被你各种否定与呵斥,

  我就用盔甲包裹了自己,

  于是那些控制我的言语,

  像箭一般地,嗖嗖射向我,

  我躲避有过,

  我中箭有过,

  每个伤口疗愈,

  便把盔甲增厚一分。

  你在我心里,眼里,

  再也呈现不出完整的模样。

  只有那张焦虑到狰狞或扭曲的脸,

  或出现在现实中,

  或飘荡在梦里,

  如此,你是否满意?

  自从被你各种否定与呵斥,

  我就用盔甲包裹了自己,

  于是那些控制我的言语,

  像箭一般地,嗖嗖射向我,

  我躲避有过,

  我中箭有过,

  每个伤口疗愈,

  便把盔甲增厚一分。

  你在我心里,眼里,

  再也呈现不出完整的模样。

  只有那张焦虑到狰狞或扭曲的脸,

  或出现在现实中,

  或飘荡在梦里,

  如此,你是否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