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网格员的暖心“网事”

创业资讯 阅读(1667)

   YoYo的美食日记

  【摘要:】每一个网格,好比一个“哨位”,网格员就是“哨兵”。云南省景谷县的2402名网格员包保55929户农户,他们责任重大,使命光荣。

  乡村网格员的暖心“网事”

  本报记者 王冰 通讯员 周洁报道

  李致华觉得这些年来的辛苦没有白费。

  当村民们在他的“三讲三评”评议表歪歪斜斜写下“优秀”“继续发扬”“书记加油”等字眼时,他感动了。他说:“得到400多户亲戚的认可,是我驻村以来最大的收获。”

  李致华是云南景谷傣族彝族自治县景谷镇文联村第一书记,同时也是坡脚村小组网格化管理员。一下子沉到了农村,县中医院的口腔科医生李致华心里着实没底。“开会时坐在台上连话都不敢讲,生怕乡亲们笑话。”回忆刚来时的情形,李致华忍不住笑。

  

  李致华(左)与烟农在一起

  不懂政策要学,不明村情靠走。三年来,李致华挨家挨户走遍了全村455户人家,其中44户建档立卡户是他重点关注的对象。医生的职业习惯,让李致华的驻村心得也显得像“处方笺”:“不是饭不熟,是气不顺。”

  他的意思,是指群众矛盾的双方并非有多大仇多大怨,关键是气没理顺,也没有出现帮他们顺气的那个人。

  于是,“顺气”的李致华来了。

  “大婶,你家这些年来享受了哪些政策,你都知道吗?”

  “没有!我们什么政策都没有享受过。”

  走访坡脚村民小组陶其焕家,李致华碰了一鼻子灰。陶其焕“气不顺”,她像竹筒倒豆子般向李致华倒出了各种不满。李致华不停地和陶其焕唠嗑,家长里短,耐心地讲解这些年她家在教育、交通、就医、住房等方面享受的政策。陶其焕被“顺”得心服口服。

  采访结束时,李致华给记者展示了他画的坡脚村小组40多户农户的位置图。哪家哪户座落何处,路从哪个地方进,都标注得一清二楚。“其实根本不用画,三年多了,整个村子我心里都门儿清。”李致华说。

  

  李致华向记者展示他画的村民小组农户分布图

  李致华顺气,李萍广交朋友。

  景谷镇自然资源管理所的工作人员李萍是云盘村杨家村小组的网格化管理员。有72户274人的杨家村,曾经怎一个脏乱差了得,且村民思想颇“顽固”,还认死理。29岁的李萍急得经常失眠,头发大把大把掉。

  在村子里“泡”了一个多星期,李萍有了对策。她决定跟村民交朋友。“真心和老百姓做朋友,实实在在帮他们解决问题,就没有感化不了的人。”

  43岁的羊儒富是聋哑人,为了能跟他交流,李萍学会了简单的手语;赵文孔家不愿意搞外墙提升改造,思想工作做不通,李萍就改变“战术”,联合他的亲友邻居打“合围战”;“懒汉”石兆新家不仅环境脏乱差,个人形象也不打理,胡子拉碴,还爱喝酒。李萍第一次到他家要求搞卫生,石兆新态度很差,瞪眼让李萍自己去扫。李萍二话不说,拿起扫帚就扫。两三次下来,有一天她惊喜地发现,石兆新自个把院子的草都铲光了。从那以后,石兆新象变了一个人,不仅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还变得很勤奋,每年靠采茶的收入超过了1万元。

  “当时觉得好辛苦,人少事情多,感觉头都要裂开了。我参加高考和公务员考试都没这么辛苦过。”回忆“网事”,李萍感慨地说。但当她看到以前懒惰的人变勤奋了,脏乱差的村子变美了,群众的收入也渐渐多了,尤其那些叔伯阿姨看到她就像看到亲闺女一样,她就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李萍(右)和聋哑人羊儒富用手语交流

  在景谷,像李致华、李萍这样的网格员共有2402人,他们细心呵护着1984个村民小组的一枝一叶。每一个网格,好比一个“哨位”,网格员就是“哨兵”。他们责任重大,使命光荣。

  2016年,景谷县以村民小组为一个网格单元,以户为单位划分为若干网格,把挂联帮扶干部定位到网格,做到一个网格有一名网格员,实现所有农村人口“一网覆盖”,确保脱贫攻坚高效推进。同时以户为单位,对全县农村群众进行拉网式对标排查,建立“户户清”大数据民情台账,动态监测群众的基本信息、项目覆盖情况、民生资金受益情况、干部帮扶情况。

  人在网格走,事在网格办。2402名网格员包保55929户农户,他们成了宣传政策的“使者”,成了群众倾诉的知心人。年复一年,他们默默地做着平凡而又暖心的事。

  2019年4月30日,云南省33个贫困县脱贫退出,景谷在列。该县贫困发生率从2014年的17.46%降至1.69%,错退率为0,漏评率为0,群众满意度达96.37%。

  景谷虽已脱贫,但2402名网格员们依然牢牢“钉”在村村寨寨。“我们又打响了乡村振兴战,老百姓的日子指定一天比一天好!”李致华笑得十分爽朗。这位已顾不上父母妻儿的中年男人,笑得一点儿都不油腻。(编辑:沈泓 审核:黄丽梅)

  【免责声明】如遇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尽快与本网取得联系。欢迎提供新闻线索。E-mail:cienyn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