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光10个亿的教训:生鲜新零售别装“高大上”

创业资讯 阅读(1489)

  老板手记3天前我要分享

  请点击上面蓝色字免费订阅本账号!

  

  作者 | 庾里 | 创业榜单

  “新零售”的理论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并没有多大意义。零售业要真正达到高频消费,更应该接地气。

  是创新还是烧钱?

  7月初,有媒体报道,永辉超级物种上海首店关店。这让人想起5月末,盒马鲜生首次关停了北京的首家门店。

  从曾经的网红打卡店变成人去楼空,这些曾经顶着“高大上”招牌、卖着帝王蟹、波士顿龙虾等中高端海鲜的新零售门店。

  两家的负责人对此回应都称业务调整。但在行业人士看来,曾经狂奔的“新零售+餐饮”,已经玩不动了。

  超级物种是永辉云创的主推业务,永辉云创是永辉超市的四大业务板块之一,负责新零售业态的孵化。超级物种主打“高端超市+生鲜餐饮+O2O”混合业态。

  

  2017年12月,腾讯入股永辉超市,取得永辉云创15%的股权,让其踌躇满志,计划在2018年开店100家,后来实际开了73家。

  数据显示,在诞生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永辉超级物种累计“烧”了10亿,亏损数随着门店数的增加不断攀升。

  由于亏损太严重,去年12月永辉超市剥离永辉云创,剥离之后,超级物种仍在2019年上半年开了十余家门店。

  永辉云创希望募集下一个“10亿”,继续用于门店扩张和供应链完善,但遭到了资本的质疑,老东家永辉超市出资2.66亿元表示支持。

  

  2016年10月,马云第一次提出新零售,阿里、京东、苏宁、永辉等各路玩家蜂拥而入。

  阿里率先在2016年斥资1.5 亿美金打造了生鲜电商“盒马鲜生”, 接着,永辉超级物种、苏宁苏鲜生、美团小象生鲜、京东7FRESH等门店如雨后春笋冒了出来,都在对标盒马鲜生。

  轰轰烈烈的新零售大战几乎席卷了所有零售门类,其中生鲜市场战火最激烈的。

  现在,那些新零售门店都纷纷遭遇了同样的困境,京东7FRESH快速开店计划夭折,美团小象生鲜连关5家门店。

  “新”本来应该取代“旧”,但新零售却不断退场,传统零售则“虚惊一场”,重新赢得喜爱。

  为何一直不盈利?

  事实上,关店是零售业的常态,即使是新零售,其本质也不变,遵循着零售业的基本规律。

  新店开张,经营不善的老店关门止损、调整。所以无需刻意“造神”。

  我们真正要关注的是,它为何一直亏损不盈利?新零售还有故事可讲吗?

  从最早的爆款波士顿龙虾、帝王蟹,新零售生鲜超市让消费者体验到了不一样的超市购物。

  这些超市的目标用户是具有中高端消费能力的年轻群体,主要体现在商品种类上,有大量的进口商品,有高端食品。而且在装修方面也更讲究。

  但现实问题是,去尝鲜的消费者不少,但能长期保持高频消费的人未必就有那么多了。

  而一家零售超市,想要长期生存下去,需要的就是能够保持高频消费的忠实用户。

  如今,消费者新鲜感不再,他们不会天天去高端超市买菜。

  这些新零售超市忙着“高端”,却忽略了更普遍的真实需求,它们无法开到下沉市场,只能在一线城市争夺“蛋糕”,入场者甚多,导致竞争非常激烈。

  生鲜新零售许多创新举措也被质疑噱头效应大于实际意义。

  比如用于整合打包的悬挂链系统,当线上订单密度不高时,悬挂链常处于空转状态。

  又比如显示着价格、产地、规格等信息的电子价签。虽然方便后台操作变价,但成本比纸质价钱高出很多,给顾客的视觉冲击也相对较小,即使降价了,顾客也感受不到对比。

  没有盈利的所谓创新,其实只是在烧钱。

  此外,一些门店在选址上也存在问题,它们开在老小区、工业区,而非商圈,还存在两家门店距离过近的问题。

  综上可见,生鲜新零售超市,一直亏损的主要原因在于定位、成本、选址。

  虽然俄罗斯帝王蟹和波士顿龙虾等大海鲜很吸引人眼球,但零售业要真正达到高频消费,更应该接地气,做做老百姓的一日三餐。

  这样看来“新零售”的理论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并没有多大意义,新零售模式是否可行,时间会告诉我们答案。

  CEO思想精髓

  ID:CEOdushuyuan

  ↑↑↑一键关注

  收藏举报投诉

  请点击上面蓝色字免费订阅本账号!

  

  作者 | 庾里 | 创业榜单

  “新零售”的理论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并没有多大意义。零售业要真正达到高频消费,更应该接地气。

  是创新还是烧钱?

  7月初,有媒体报道,永辉超级物种上海首店关店。这让人想起5月末,盒马鲜生首次关停了北京的首家门店。

  从曾经的网红打卡店变成人去楼空,这些曾经顶着“高大上”招牌、卖着帝王蟹、波士顿龙虾等中高端海鲜的新零售门店。

  两家的负责人对此回应都称业务调整。但在行业人士看来,曾经狂奔的“新零售+餐饮”,已经玩不动了。

  超级物种是永辉云创的主推业务,永辉云创是永辉超市的四大业务板块之一,负责新零售业态的孵化。超级物种主打“高端超市+生鲜餐饮+O2O”混合业态。

  

  2017年12月,腾讯入股永辉超市,取得永辉云创15%的股权,让其踌躇满志,计划在2018年开店100家,后来实际开了73家。

  数据显示,在诞生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永辉超级物种累计“烧”了10亿,亏损数随着门店数的增加不断攀升。

  由于亏损太严重,去年12月永辉超市剥离永辉云创,剥离之后,超级物种仍在2019年上半年开了十余家门店。

  永辉云创希望募集下一个“10亿”,继续用于门店扩张和供应链完善,但遭到了资本的质疑,老东家永辉超市出资2.66亿元表示支持。

  

  2016年10月,马云第一次提出新零售,阿里、京东、苏宁、永辉等各路玩家蜂拥而入。

  阿里率先在2016年斥资1.5 亿美金打造了生鲜电商“盒马鲜生”, 接着,永辉超级物种、苏宁苏鲜生、美团小象生鲜、京东7FRESH等门店如雨后春笋冒了出来,都在对标盒马鲜生。

  轰轰烈烈的新零售大战几乎席卷了所有零售门类,其中生鲜市场战火最激烈的。

  现在,那些新零售门店都纷纷遭遇了同样的困境,京东7FRESH快速开店计划夭折,美团小象生鲜连关5家门店。

  “新”本来应该取代“旧”,但新零售却不断退场,传统零售则“虚惊一场”,重新赢得喜爱。

  为何一直不盈利?

  事实上,关店是零售业的常态,即使是新零售,其本质也不变,遵循着零售业的基本规律。

  新店开张,经营不善的老店关门止损、调整。所以无需刻意“造神”。

  我们真正要关注的是,它为何一直亏损不盈利?新零售还有故事可讲吗?

  从最早的爆款波士顿龙虾、帝王蟹,新零售生鲜超市让消费者体验到了不一样的超市购物。

  这些超市的目标用户是具有中高端消费能力的年轻群体,主要体现在商品种类上,有大量的进口商品,有高端食品。而且在装修方面也更讲究。

  但现实问题是,去尝鲜的消费者不少,但能长期保持高频消费的人未必就有那么多了。

  而一家零售超市,想要长期生存下去,需要的就是能够保持高频消费的忠实用户。

  如今,消费者新鲜感不再,他们不会天天去高端超市买菜。

  这些新零售超市忙着“高端”,却忽略了更普遍的真实需求,它们无法开到下沉市场,只能在一线城市争夺“蛋糕”,入场者甚多,导致竞争非常激烈。

  生鲜新零售许多创新举措也被质疑噱头效应大于实际意义。

  比如用于整合打包的悬挂链系统,当线上订单密度不高时,悬挂链常处于空转状态。

  又比如显示着价格、产地、规格等信息的电子价签。虽然方便后台操作变价,但成本比纸质价钱高出很多,给顾客的视觉冲击也相对较小,即使降价了,顾客也感受不到对比。

  没有盈利的所谓创新,其实只是在烧钱。

  此外,一些门店在选址上也存在问题,它们开在老小区、工业区,而非商圈,还存在两家门店距离过近的问题。

  综上可见,生鲜新零售超市,一直亏损的主要原因在于定位、成本、选址。

  虽然俄罗斯帝王蟹和波士顿龙虾等大海鲜很吸引人眼球,但零售业要真正达到高频消费,更应该接地气,做做老百姓的一日三餐。

  这样看来“新零售”的理论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并没有多大意义,新零售模式是否可行,时间会告诉我们答案。

  CEO思想精髓

  ID:CEOdushuyuan

  ↑↑↑一键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