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那河流改变了模样 ──重访新中国首个跨流域大型引供水工程

创业指导 阅读(739)

  让那河流改变了模样 ──重访新中国首个跨流域大型引供水工程

  水,是生命之源,也是工农业生产的命脉。进入上世纪70年代,天津城市生活和工农业用水不足日益凸显。缺水,严重制约着天津经济社会发展。到上世纪80年代初,极度缺水的天津更面临着城市几近断水的极度威胁。

  情势紧急!在党中央、国务院的亲切关怀下,1982年5月11日,举世瞩目的新中国首个跨流域大型引供水工程──引滦入津工程全面开工。

  难忘那一股豪情

  引滦入津,分为引滦枢纽工程和引滦入津输水工程。

  引滦枢纽工程位于河北省迁西县境内的滦河干流上,是滦河干流上唯一控制性防洪工程,由潘家口水利枢纽、大黑汀水利枢纽、引滦枢纽闸三部分组成。

  整项工程输水总距离为234千米,年输水量10亿立方米,最大输水能力60至100立方米/秒,形成了一个跨省市、跨流域,具有引水、输水、蓄水、净水、配水完整体系的城市供水设施。其中,工程的关键就是穿越我国地质年龄最古老的燕山山脉,在200多条断层中打出一条12.4公里长的引水隧洞。这在当时的技术和装备条件下,难度空前。

  如今已90岁高龄的时任铁道兵第八师师长刘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时任引滦入津工程总指挥李瑞环的战前动员,可谓悲壮──他把我们请到了天津市政府,亲自给我们每个人都倒了一杯茶,他说:“请你们来喝的茶,特别的苦,喝完特别的不舒服,叫你们尝尝这个水,是希望你们在担负引滦工程的施工中,要努把力,早日把引滦工程的引水隧洞打通!”

  在河北省迁西县,要穿越将军帽山,突破险要的“卡脖子”地段修建一个约1万多米长的引水隧洞,这在我国水利史上前所未有。刘敏师长与198师首长联手请缨,亲率官兵承担了隧洞开凿和明挖埋管任务。

  官兵们勇于开拓并大胆采用新技术、新工艺,先后战胜了590多次塌方,攻克了230多处断层。1983年3月28日晚上8点55分,强烈的爆破声震耳欲聋,这是138万炮中的最后一炮。通了!这,标志着当时全国最长的引水隧洞全线贯通。

  引滦工程完工的时间比国家原定通水时间提前两年,比工程部队向天津市委、市政府立下的军令状提前了一年!

  为了工程的早日建成,施工部队先后有3500多人主动推迟婚期、假期,2100多人在探亲中提前归队,6100多人带病带伤坚持施工,107人受伤致残,还有21人为工程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1983年9月11日,甘甜的滦河水奔流入津门,天津市举行了隆重的通水典礼。海河两岸,一片欢腾。海河儿女为了表达感激之情,用滦河之水冲泡上“碧螺春”“西湖龙井”,献给亲人子弟兵和辛劳的建设者。

  守住那一汪碧水

  作为全国水资源最为紧缺的城市之一,天津人民爱水情深,护水情切。天津的节水工作始终走在全国前列。

  常在天津出差的客人刘英来自水源充足的江南,她对记者说,天津节水给她的印象很深,无论宾馆、商场,还是机关、企业和学校,凡是有水龙头的地方都贴有醒目的宣传节水标志。

  2012年以来,天津市先后印发了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意见、考核办法、考核办法实施细则,2016年又修订了考核办法、考核办法实施细则,在全市确立起水资源开发利用控制、用水效率控制、水功能区限制纳污“三条红线”,圆满完成了实行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国家试点建设任务。

  为强化计划用水管理,天津市每年初由市发改委和市节水办联合下达市、区、委办局(集团公司)、驻津单位等系统用水计划。对非居民用水单位全面实行计划考核管理,计划用水率达94.8%。天津市还科学配置水资源,出台计划用水、再生水利用和水资源费征收使用管理办法,并尝试对节约下来的用水指标进行有偿转让,全面启动地下水压采和水源转换。目前,天津市年用水总量控制在28亿立方米以内,淡化海水、再生水利用量分别达到0.34亿立方米和3亿立方米。

  作为城市用水大户的工农业,则广泛推广先进的新型节水技术,天津市财政设专项资金对重点节水项目大力扶持。如今全市万元GDP用水量15立方米,万元工业增加值用水量7立方米;全市节水灌溉面积达到341万亩,占有效灌溉面积的74.2%。农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数提高到0.695。天津主要节水指标继续保持全国领先水平。

  “2015年秋实行阶梯水价后,全家人的节水意识更强了,淘米水留着浇花,洗菜水积攒起来冲马桶。一年算下来,既省了钱,又节约水资源,一举两得呢!”家住河西区梅江畅水园的张奶奶感慨地说。

  在获得“全国节水型城市”和“全国节水型社会建设示范市”殊荣的天津,节水意识深入人心。天津市以用水的微增长,保障了全市经济社会多年来快速增长。

  站在潘家口水库闸口,一眼望去山脉绿树葱茏,湖水碧波荡漾,湖边百花争艳。“能见到如今透明度达10多米的湖水,确实不易。自2000年开始,潘家口水库和大黑汀水库面积的十分之一,被养鱼网箱占据,水库不堪重负,水质急剧恶化。从2016年10月开始到2017年5月28日,6万多个网箱全部清理。2017年10月,潘大水库水质已达到3类标准,而且还在日益见好。”水利部海河水利委员会引滦入津工程管理局水文水质检测中心副主任王少明对记者说。

  地处河北省迁西县的天津市引滦工程隧洞管理处,主要负责输水隧洞及其附属设施的维修、管理、安全保卫和输水计量工作。管理处副处长方志国告诉记者,35年来隧洞能够安全运营,得益于国家重视、地方支持、百姓理解。如今,现代技术和设备广泛运用到隧洞工程管理中,在引滦入津的源头上筑起了平安引滦第一道防线。

  天津市引滦工程黎河管理处党总支委员高雷告诉记者,黎河全长76公里,流域面积560平方公里,是汇入天津蓟州区于桥水库的三条主要河流之一。党的十八大以来,黎河的保护进入了快车道。2014年对黎河沿岸35座桥进行了维修和保险加固。2015年对黎河上游22公里的51个铁厂尾矿进行了全部清理,在河道外30米范围内栽种树木进行绿化、固化和美化,解决了污染的隐患。2018年对下游低洼地段进行了平整,解决了河水侵蚀下游耕地的隐患。为了解决人为污染,现在已实现了黎河沿岸全段封闭式管理。今年,天津准备再投资8700万元,把河道尾矿砂全部清除,以确保水质。

  于桥水库地处天津市蓟州区,是引滦入津工程中重要的调蓄水库,是天津市的重要饮用水水源地,库容量15.59亿立方米。蓟州区委书记于立军说:“蓟州区是天津唯一有山有湖的区,保住绿水青山,就是保住了金山银山,近年来,天津市出台了《天津市水污染防治条例》,划定了永久性保护生态区域。同时,蓟州区先后开展了拆除水库网箱、清除鱼池、库区禁游、封闭管理等水库综合治理工程,生态保护成效显著。”蓟州区渔阳镇白庄子村就在于桥水库边,村民过去靠养鱼为生,由于养鱼网箱过多,水被污染,自打库区实行封闭管理以后,不光有了补贴,还能去临近园区打工,现在的收入是过去的一倍,现在家乡水库的水越来越清,鸟越来越多。

  续写那一份情缘

  滦河全长近1000公里,流域面积近6万平方公里。在潘家口、喜峰口两道名关,滦河与长城相拥而歌,且歌且行赞美着津冀的深情。

  天津帮扶河北省承德工作队领队,承德市委常委、副市长杨春武对记者说:“我们所帮扶的承德市承德县、平泉市、隆化县、兴隆县和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都是滦河流经之地,滦河两岸的乡亲们为天津人民饮上滦河水做出了无私的奉献,我们是带着嘱托和感恩的深情来的。3年多来,汗水浇出了幸福花儿。”

  番茄产业基地是隆化县的产业扶贫带动项目,在建设初期,由于土地流转占压资金,项目一度陷入困境。天津帮扶工作队了解到情况后,给予了100万元的产业扶贫资金支持。当地公司投资这个项目,信心源于销售渠道的保障,因为番茄酱生产厂家与天津利民集团的子公司签订了包销协议。过去靠种玉米,农民一年收入也就是2000多元,现在农民到番茄产业基地打工,一天就能挣70元,一个月的收入就是2000多元。

  为落实好两地签署的支援建设天津中德应用技术大学承德分校框架协议,确保承德应用职业技术学院按时招生,天津市教委与承德市政府签署了《关于支持天津中德应用技术大学承德分校办学有关事项的备忘录》,采取“1+2”分段培养方式开展2018级新生招生工作,即第一学年在天津中德应用技术大学学习,之后两年回承德应用职业技术学院学习,为智力支撑打下了基础。

  在河北省兴隆县平安堡镇,滦河的支流柳河清澈见底,常年在山间欢快地流淌,柳河下游连接着潘家口水库。今年新年伊始,天津对口帮扶工作组拿出2300万元专项帮扶资金,启动了柳河上游综合治理工程,积极为当地对接旅游资源,帮助兴隆县发展绿色产业。天津对口帮扶的承德围场县“木兰围场”小滦河水源地保护项目、隆化县滦河水域环境整治等项目也在建设当中。天津将在帮扶工作中加强生态保护力度,强化承德作为京津冀水源涵养区的功能,合作开发“燕山环京津休闲旅游线”等京津冀跨区域精品旅游线路,助力当地经济实现绿色发展。

  杨春武告诉记者,2019年将按照天津市委“鱼渔兼授、智志双扶”的对口帮扶承德市的指示要求,坚持就业优先,聚焦深度贫困县、聚焦重点贫困村、聚焦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全面升级组织领导、资金投入、产业帮扶、劳务协作、携手结对、社会参与等帮扶工作,助推承德市5个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打赢脱贫攻坚战。

  转载自2019年7月14日《经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