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古代第一初恋脸,面对全国姑娘的爱慕,却只对妻子钟情

创业指导 阅读(886)

  生于西晋的潘安,长了一张标准的初恋脸。

  他14岁那年,开(驾)上(着)宝(马)马(车)穿过洛阳城,惊动了满城的姑娘。姑娘们纷纷拿着手(水)机(果)拍(砸)他,以表达难以抑制的爱慕。

  刘义庆在《世说新语·容止》篇里,如此赞美潘安:“潘岳妙有姿容,好神情。”大概是属于用眼神杀死你们的小鲜肉。

  就连上了岁数的老妪们,见了他心里也禁不住的小鹿乱撞。

  李后主有句打情骂俏的词是这么写的,“嚼烂苹果,笑向檀郎唾。”这里的“檀郎”,意指男子的容貌绝佳。

  熟悉潘安的都知道,潘安本叫潘岳,字安仁(至于“仁”为什么被省去,历来说法不一),小名檀奴。所以这“檀郎”便是在用潘安作参照物。

  像这样一个集“国民老公”、“国民女婿”、“国民儿子”于一身的美男子,应该有不少风流韵事吧。

  这么想你就大错特错了!

  他是古代第一初恋脸,面对全国姑娘的爱慕,却只对妻子钟情

  因为我们这位享受着“人打街上过,水果从天上来”的翩翩少年,和他的妻子12岁订婚,相爱终生。妻子死后,他款款深情地写下《悼亡词》,此后再未娶妻。

  他将夫妻比作比目鱼,写道“如彼游川鱼,比目中路析。”所谓“鹣鲽情深”,这里的“鲽”正是比目鱼。比目鱼是夫妻情深的象征。

  后人提到这几首《悼亡词》时,总是对它华丽的辞藻指指点点,认为这些堆砌艳丽的词句并不符合悼亡词本身的格调。

  在我们的传统意义上讲,《悼亡词》应该更贴近苏东坡的“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它理应是用质朴的文辞,书写低沉而感伤的情愫。

  而像潘安词这类夹带炫技成份的词,自然会给人一种不够诚恳的印象。

  但是如果我们从当时的诗坛来看,西晋诗歌所追求的恰是华美,所崇尚的正是富丽和“繁缛”,这是整体的诗境,或者说是诗人避免不了的习惯。

  后人对他多有批评,这与诗歌不断发展产生的影响分不开,在此姑且不论。

  只单说潘安对妻子的忠诚度,难道还有什么比行动更重要的吗?

  他是古代第一初恋脸,面对全国姑娘的爱慕,却只对妻子钟情

  专情又貌美的潘安,还有一个加分项,那就是谁也模仿不了的才华。要知道模仿他的脸有可能,但是模仿他的才却不太可能。

  《晋书》上写“潘岳以才颖见称,乡邑号为神童”,可见他从小就很有文学天赋。

  那么他的文才有多强?有形容说“岳藻如江,濯美锦而增绚”。将他的辞藻比作长江水,仿佛这水里洗涤着华美的锦缎,绚烂多彩。

  《西征赋》、《秋兴赋》、《闲居赋》等篇章,都是他的代表作。

  如此高智商的潘安,自然而然的成了朝廷相中的人才。和多数有才华遭嫉妒的人下场一样,颇受赏识的他,很快就被挤出了朝廷,这一歇就是十年。

  十年后,才重被录用为河南县令。

  正应了老话,是金子到哪儿都发光,他这个县令干的风生水起,不仅政绩上大丰收,种下的桃树也桃花朵朵开。

  全县人都很拥戴他,也很喜欢他,他们没有用水果砸他,而是给了起了一个爱称:“一县花”。

  据说潘安最喜欢棠棣花。

  他是古代第一初恋脸,面对全国姑娘的爱慕,却只对妻子钟情

  在下面干的不错的潘安,又成了朝廷惦记的人才。回到朝廷的他,在专注工作的同时,也没忘了诗和远方。

  他经常和爱好诗文的朋友凑在一起,组成了“二十四友”的文学集团。而这个小集团的主人,是有着历史上最丑皇后之称的贾南风的侄子贾谧。

  贾谧虽然欣赏潘安,但这欣赏的根本更多是为了自家利益。因为贾南风不能生育,贾氏集团又想把持朝政。于是为了能干政,贾谧决定借潘安之手除掉太子。这么大的事,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有一晚,太子禁不住贾谧的盛情,喝高了,贾谧趁机连哄带骗的让太子写了篇草书。后来的事就是很俗烂的剧情了,太子写的文章被人动了手脚,成了蓄意谋反。而这个动手脚,篡改文章的人,正是潘安。

  如意算盘自以为打的很好的贾氏集团,很快就被老对手司马集团看穿了。贾氏党羽被一网打尽,潘安也难逃宰杀的命运,终年53岁。

  他死后,朝廷又下达了“夷三族”的诏令,也就是和潘安有关的直系亲属,全都成了他的陪葬。

  如今我们形容一个英俊的男人,常说他“貌比潘安”,可想如果古代也有“最帅面孔排行榜”,潘安没准儿是Top1。

  拥有这样一张令无数少女尖叫的初恋脸,又才气逼人,而他却只对自己的妻子钟情。

  当他用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妻子时,这个幸运的姑娘在所有女孩儿心中,一定被认作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