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父母如何不再做\"祸害\"?

创业指导 阅读(1850)

文/王幼农

编辑/正男

“父母皆祸害”

组名听上去颇为尖锐,有些“大逆不道”。

这句话倒并非网友原创,而是出自一本叫做《自杀俱乐部》的英国小说。

中国父母如何不再做

在这部小说中,女主Jess在姐姐出走后,与陷入神经质的母亲及任教育部长的父亲关系愈发紧张,在小结自己失败的青春期时,她说了句:

父母皆祸害。

“父母皆祸害”小组中多是与Jess有相似经历的年轻人,他们因和父母之间的关系而感到烦恼甚至绝望,负面情绪渐渐累积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而这个小组就成了他们宣泄压力的重要途径。

或许他们真的经历了一段旁人难以理解的心路。

也不知道,在那些难捱的岁月之后,是否有人曾经试着,同父母,也同昨天的自己,握手谈和。

最近热播的电视剧《小欢喜》 ,让我不禁想起了曾经的“父母皆祸害”小组。

中国父母如何不再做

怎么说?

剧中所展现出的家长和子女之间关系的困境,太真实了。

真实到有时候都让我窒息。

有多真实?

比如第一集中,童文洁在车上痛批儿子:“你不要叫我妈,我不是你妈,我为什么要生你啊。你现在高三了,不是高一高二,学习学习不灵,打架打架门清。”

中国父母如何不再做

这句“不要叫我妈”的台词,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中国孩子大概都听自己的母亲说过。

当然,对于这部剧来说,真实的,可不只是台词。

看了几集之后,我想用两个词来评价《小欢喜》:

锋利、真诚。

《小欢喜》锋利而真诚地拍出了中国家长和孩子之间相处的真实困境。

值得一提的是,这部剧所要讲述的主题我特别感兴趣。

在当下的中国社会,高考,是每个家庭都曾经面对、正在面对、或即将面对的一道坎。

也是因为这道坎摆在面前,家长和孩子之间的困境,在无形中被放大了许多倍。

中国父母如何不再做

说困境之前,先介绍下剧中的三组家庭吧。

海清和黄磊在《小别离》里就演了一对夫妻,这次在《小欢喜》“再续前缘”,海清还是童文洁,黄磊还是方圆。

当然,角色已经是不同的角色。

这么起名,也是为了说明:

他们就是中国最普通的父母的化身。

中国父母如何不再做

在《小欢喜》中,方圆和童文洁的儿子方一凡,学习成绩不好,但性格活泼讨喜,淘气归淘气,但不犯大错,和父母之间的矛盾,主要围绕着学习成绩这个问题展开,叛逆是有的,但冲突并不算是特别强烈。

相比之下,另外两组家庭的问题要更加复杂一些。王砚辉,咏梅在剧中分别饰演季扬扬的父母季胜利、刘静。官居高位的季胜利和妻子多年在外打拼,同儿子聚少离多,因此,儿子季扬扬对父母的管教逆反心理极强,加上自己的理想和父母的期望严重不符,让问题变得更加严重。

中国父母如何不再做

陶虹扮演的宋倩则更是一个厉害角色。

可以说,正是宋倩这位母亲角色,勾起了我对“父母皆祸害”小组的回忆。

她是春风中学的前特级教师,为了更好地给女儿陪读,她辞去工作,成了时间更自由的金牌老师。女儿乔英子虽然是学霸,但父母离异,妈妈给的期望太大,总让她感到压力重重。

前夫“女儿奴”乔卫东隔三差五的关心也令宋倩头疼不迭,使这个小小家庭的母女关系也变得愈发紧张。

中国父母如何不再做

这三个情况各异的家庭,在孩子高三这年,无一例外地陷入了亲子关系的困境。

什么是困境,坦白讲,就是一句话:

家长觉得孩子不听话,孩子觉得父母“皆祸害”。

而当我们仔细琢磨了《小欢喜》中的家庭关系后,会发现,造成困境的“罪魁祸首”,其实就是三个字:

控制欲。

对此,我要发出三问。

1、 到底是家长的高三还是孩子的高三?

遥想我高三的时候,我妈对我说过这么一句话,我印象特别深:

“高考是你人生中一等一的大事,所以,也是妈妈这辈子一等一的大事。”

乍一听,仿佛没有任何问题。

但仔细想想,这句话的潜台词其实是:

如果你考砸了,就是毁了自己的人生,所以,也就是毁了妈妈的人生。

我的压力瞬间山大。

而且,我妈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开始失眠了。

好像要参加高考的人其实是她。

《小欢喜》中的童文洁和宋倩这两位妈妈也是如此。

虽说方一凡的成绩不怎么好,可儿子毕竟还是童文洁的骄傲。

剧中她有这样的台词:

“我不一样,我有方一凡啊,他争取考一好大学,进一好公司,取个好老婆,再给我生个一儿半女,我这辈子齐活了。”

中国父母如何不再做

这是童文洁对儿子通过高考 “鲤鱼跃龙门”的规划设想,然而儿子方猴儿偏偏不是个让人省心的主儿,明明都快蹲班了,在他身上却看不到一点担心。反倒急的童文洁只能跟闺蜜宋倩求助。

中国父母如何不再做

宋老师的一番话可算是点醒了童文洁:你们还是对高三没有正确的认识,多少家长孩子一上高中全家都开始较劲了。

中国父母如何不再做

两家孩子倒是达成了“天下妈妈一个样”的共识。

中国父母如何不再做

相比童文洁,宋倩对女儿的要求要更加严格。与前夫离异的她自然把更多心血倾注到了女儿身上。她专门为乔英子的房间专门贴设了一层隔音材料,甚至还在女儿书桌前开了一扇小窗用作监视。对英子的航天梦,她觉得那是不务正业;能不能考上北大清华,那才是她唯一关心的。

中国父母如何不再做

宋倩家的包上面有清华大学的logo

甚至明明是孩子高考,宋倩却成了压力太大、屡屡失眠的那个人。

英子无形中感到的种种压力,也只能躲在隔音墙后大声消解。

无论是童文洁的失心焦虑、宋倩的歇斯底里,归根结底,其实很大程度上要么是希望孩子能完成自己未竟的心愿,要么是把孩子当成自己实现自我价值的载体。

童文洁在心底里觉得方一凡能够成为自己成功人生的最佳佐证,而宋倩则在潜意识里认为乔英子如果能考上最好的大学,那她这些年的辛苦就没有白费,可以证明自己在这个破碎家庭中是胜于丈夫的那一个。

这让我又想起我妈曾经说过这样的话:

“我没考上个好大学,所以全指望你了。”

这个“所以”,其实很没道理。

中国父母如何不再做

考上过好大学的父母,则可能说这样的话:

“我考那么好,你如果考不好,太给我丢人了。”

“丢人”这件事,真的很重要吗?

高考,到底是谁去考呢?

当家长在这段兵荒马乱的岁月里一马当先地陷阵冲锋时,他们可曾想过:

在不知不觉中,他们将自己囚禁在了自己搭建的牢笼之中。

2、 高考在左,理想在右

中国父母如何不再做

方一凡喜欢艺术,季扬扬热爱赛车,乔英子志在云霄。

怀揣这些不同理想的背后,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高三。

除了英子的航天梦,这两个男孩的理想似乎都有些离经叛道。

然而即使是英子在心愿气球上写下CNSA的愿望,也被宋倩以“高考之际,学习为重”改成了“北大清华任选其一”,还要再添上一句“一定考上七百分”……

在推诿中爆掉的气球,也成为了压倒英子情绪的最后一根稻草。

中国父母如何不再做

考分重要还是理想重要?这是一个难解的话题。

作为高考的“过来人”,先验经验可能会引导我们做出和三对家长一样的选择。

就大多数情况讲,家长们当然是正确的。纵使高考有万般“罪过”,它也是莘莘学子通向成长最公平、最稳妥、甚至最求全的一条通路。

而追逐理想的过程无疑幸福且艰辛。

但即使站在金字塔尖的机会寥寥,也不应该将孩子的的理想全盘否定。

另外,更重要的是:

对于很多孩子来说,高考并不是一条足够合适的道路。

中国父母如何不再做

高考试题的正确答案,只有一种,但人生的正确答案,有太多种了。

方一凡在功课上确实没有天赋,但如果遵循兴趣,去学习艺术,也许真的会大有作为。

季扬扬想做赛车手,看上去是天方夜谭,但如果他真的对此执着追逐,没准也真的能够闯出一番天地。

父母想不到这些吗?

未必。

其实,家长希望孩子能取得更好的成绩,和希望自己取得更高的社会地位、以及更多的财富积累一脉相通。

为此,在教育上,他们会变得更功利,更现实。

他们会口口声声地说:

“我是为你好。”

可什么才是好呢?将自己的社会经验强加给孩子,就是好吗?

中国父母如何不再做

某种程度上,孩子也成为了家长的“解压工具”,他们通过孩子排解自己的生活压力,或将压力直接转嫁给孩子,而剥夺了孩子更理想化的目标。

在很多时候,家长说孩子的理想没前途,其实是“没钱途”。

潜台词是:

我希望你将来能赚很多钱,来分担我们的压力。

当然,这样的潜台词,很多父母自己并不能意识得到。

3、父母面对孩子,是“管理”还是“沟通”

中国父母如何不再做

“空降父亲”季胜利,由于缺席了儿子的成长,导致父子关系长期紧张不下。

他有试过改变,回归家庭,为儿子做早餐。

但身居高位的季区长却还是免不了将自己的社会身份代入家庭。

季扬扬想当韩寒那样的赛车手,他却只觉得“韩,韩寒个屁”。甚至对儿子的鼓励,都免不去居高临下的口吻。

中国父母如何不再做

中国父母如何不再做

季胜利这样的家长,不在少数。

他们会因为自己的社会身份,自然而然地将权力关系代入自己的家庭之中,他会以领导的姿态去管理孩子,去命令孩子,而不是尝试进行更平等的沟通。

当父母无法与孩子平等对话时,沟通成本会急剧上升,而相应的沟通效率,也就往往变得不尽如人意。

不仅仅是季胜利,包括宋倩和童文洁,当与孩子的沟通变成一意孤行的“管理”,两败俱伤也成了意料之中的结局。

中国父母如何不再做

比如童文洁在知道方一凡成绩下降时,会直接拉着正在吃饭的方一凡就去补习学校,丝毫没有交流和沟通。

中国父母如何不再做

这样一来,方一凡的逆反情绪出现,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在剧中,相似的困境同时发生在三个家庭。

如何破局?

孩子压力大,家长压力更大。但矛盾并非不可调和。

方一凡家里虽说是典型的虎妈猫爸,但这家的家庭环境也最是和谐温馨。方圆豁达开明,方猴儿除过皮了些,倒也称得上乖巧懂事。随着学霸弟弟林磊儿的加入,相信两个孩子也能互补长短,齐头并进。

中国父母如何不再做

乔英子懂事,乖巧;同时也最是敏感慎微。她懂宋倩的不易,也会主动想着让妈妈开心;宋倩看似偏执的行为下,同样也裹挟着对女儿的爱:她会在英子熟睡的时候深情告白,也会带女儿去看最新的电影。只是这份爱背后,埋藏了太多的期许。作为教师,她貌似最懂教育,其实却最应该反思亲子关系。

父母和子女都是独立的个体,没有人可以完全掌控他人,即使是父母与子女之间。宋倩婚姻的裂痕导致她把太多的爱倾注在女儿身上,也让英子不堪重负,叫人这个聪明的女孩担忧心疼。

从小在姥姥姥爷身旁长大的季扬扬其实并非排斥父母,相反,他太需要父亲和母亲的爱和陪伴。

季扬扬叛逆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体察细微的心。他对父亲为自己所做的的改变,看在眼里、也记在心中。

中国父母如何不再做

这个不善表达的小伙子遗传了季胜利的倔脾气,也使得父子关系时常冒着火星。

中国父母如何不再做

但还好有扬扬妈妈从中调停。

不得不说,这个颇有智慧的妈妈是我在剧中最欣赏的角色。

放飞心愿气球,即使是佛性老爸方圆也还是完成了一首 “考考考考考考考”的打油诗,只有刘静把“希望一家人欢欢喜喜”的愿望许在心底;面对丈夫季胜利担心违反规定的左右为难,也是她假意松手,任一家人的心愿纷纷飞上天空。

说服与训导,从来都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唯有爱与陪伴,理解及沟通,才能支撑起一个和美的家庭。

中国父母如何不再做

工作愈久,我就越怀念那个单纯且别无他想的高三。

《小欢喜》的故事还在继续,这部剧我当然会追下去。

因为它讲的是千千万万高三学子的故事。

这故事,关于我,也关于你。

在高考这场旷日持久,披荆斩棘的战役中,我们在不断路过,也在不断经历。

从这场战役中收获成长的当然不仅仅是孩子,我更希望为人父母的家长们也能重新反思审视,向那个曾经被视为“祸害”的自己,再道一声别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