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影断魂劫》第三十章(21)

创业故事 阅读(1464)

  玄霜道:“这宫中之事,诡诈万变,总是后知后觉怎么成?单凭皇阿玛的态度,我就看得出一二。如今位居高官者无一不知,妄加揣测;低位者听得几句言语,就胡编乱造,唯独瞒我一人,还都是盼着我迅速垮台?哼……呵,我又怎能坐以待毙?我本性是不爱招摇的,可这些日子,我故意在人前人后,张口闭口,称自己是未来的太子爷,就是为装出自己仍受蒙蔽的假象来。如此皇阿玛才不会防备,便于我行事。至于其他那些人,暗中嘲讽者、同情喟叹者、坐观云变者,心里是怎么念叨我,谁有闲心去管?”趁着上官耀华还没缓过神,直接站起身来,走到了他面前,道:“你知道,我的独占心很强,更不容许别人从我手里抢走任何东西,即使那是我未必想要。这件事我已谋布了很久,料想李亦杰他们想提醒我的,也就是为此。”

  ? ? 上官耀华迟疑难决,每想发问,却又怕真听他说出大逆不道之语,为保他,也保自己,那些关系能撇得越远越好。

  ? ? 玄霜却不容他撇清,又跨上一步,双目有神,直直的望定了他双眼,低声道:“我要赶在新立太子的诏书下达之前,先一步篡权,夺位!请你跟我合作,将来扶我坐上皇帝宝座,我一定不会亏待你,你想要什么?封王封侯,金钱、女人,我都可以给你。让你一生衣食无忧,高枕安眠!咱们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 ? 上官耀华吓了一跳,他四面攀附,为的只是安稳度日,从没想过要去干那种掉脑袋的事。紧张得各处张望,唯恐哪一处门窗没关牢,又或是怕有人贴在缝隙处偷听了去。脸色僵硬的道:“你……坐……先坐……”手臂颤抖着去扶他。

  ? ? 玄霜一掌打落他手,闪身拦在了他与座椅之间,道:“别逃避!你在害怕什么?别跟我说,你从没有听过这样的话?你以前那个师父,在青天寨,每天怕不跟你念叨个十遍、八遍?你为什么要怕?”

  ? ? 上官耀华给他逼得步步后退,背心抵上了墙壁,玄霜仍不放松,有意将落脚压得沉稳,逐步紧逼,低声道:“因为你不相信你师父,你认为他空具其想,并无称帝实力,到时你只须随口奉承着他几句,就能把他哄得团团转,不知天上地下。而在你眼里,只有我,才真正够格谋反。虽然咱们认得不久,可你心里时刻忌惮着我。在我的规则中,唯有赢,没有输!你心里也有犹豫,害怕事要不成,不但现在的位子保不住,就连再看到新一日的太阳,也是个奢望!世上之事,又哪有十全十美?”

  ? ? 上官耀华脸色已如死灰般煞白,顺着墙滑坐了下去,摇头道:“别再说……你不要再说了,不要逼我!我知道你喜欢开玩笑,现在你也是……对不对?”话里带了几分恳求之意。

  ? ? 。或是你在宫里自谋生路?离开了他的庇佑,你什么都不是,福亲王也不会准许有人带着他的罪证活下去。以他的势力,可以让你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或者只要他愿意,也可以让你从未存在过!不管你怎么选,都注定是个死。但跟着我抗争夺位,至少还有一线希望!”

  ? ? 他是早知福亲王无意灭口,此时越说越是激动,倒似自己也真正相信了般。深吸一口气,亲手给他递上一杯茶,温言道:“跟我合作吧,宫中情势云卷沉浮,就如同这茶叶一样,就算我不动手,别人也同样会动手。居于人下,不会有好日子过。”

  ? ? 上官耀华脑中反复,明知不妥,思路却偏要朝他牵引的方向带去。渐渐是认同了这提议,接过茶杯犹豫片刻,重新放在桌上,道:“不是我不肯,只是我现在一切举动,都还处于义父掌控之下,全无自主之能。稍有反意,便会给他觉察,强权压制,永无成事一日。再说起来,他谋划的是铲除我这‘异己’,首先就得削弱我手中兵力。我身边的下属,不过是些专管伺候衣食起居的无能者。能够调兵遣将的兵符,他连看也没给我看到过,更别说将兵权交予我?我有意响应你,但手中单薄无力,又有何用?”

  ? ? 玄霜轻轻一笑,道:“这也没什么难处。”轻轻一旋身,坐上了他身旁矮凳,道:“眼前的当务之急,是要巩固你手中兵力。让他放心大胆的交给你兵权,多多益善。”上官耀华愕然道:“那怎么可能?他根本就不信任我……”玄霜道:“假如,是他为了长远利益,自愿交出呢?”

  ? ? 上官耀华只道玄霜年幼,不懂其中利害,苦口婆心的解释道:“他垄断兵权,正是为自身利益着想啊。我没兵没将,不具战力,只好始终给他卖命,才能在乱世和宫廷间苟且偷生。他正是知道以我的身份,若是有权有势,必不安分。怎能反来助我?要我用他的人马,去祸朝乱政?那简直是引狼入室,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你听我说,将己方一边的兵力予以敌人增援,是谁都不肯做的愚行。”

  ? ? 玄霜在他肩上轻拍了拍,道:“为人做嫁,他自然不肯,但要是别人不计报酬的来帮他,他欢喜还来不及呢。”上官耀华坐正了身子,一副恭聆教诲的神色,面上却仍是忧容不减,只觉此议直是异想天开。

  ? ? 玄霜道:“今天下未定,各地时有流寇作乱,或是一些自命不凡之人,妄称起义。福亲王作为朝廷命官,又是沙场大将,这个责任,他不担,又叫谁来担?想来王爷也不好处,外要御敌,在内,又得苦心策划着如何谋反。他对你,不过是废棋随手除去,要想杀你,你确是毫无反抗之能,也犯不着费心谋划。你想,他是担忧你怀有二心,让他在皇上面前不好交待。一时半会儿的查不出来,隐患也自然更大。干脆,你就给他挑明了说,你确是有意作乱,当年皇上和韵贵妃杀你全家,此仇不能不报,你一定要杀了他们,还报亲人于地下……”

  ? ? 上官耀华苦笑道:“喂,你这到底是在帮我,还是害我?我照实说了,就是最好的证据,他还不直接杀了我?”

  ? ? 玄霜道:“刚开始么,总是要假扮些正经的,什么拔出天子的尚方宝剑啊,什么保国卫民的大道理啊,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因为你也有制胜王牌,如果你真能得手,就好比无形之中,先替王爷消除了篡权的阻碍。只要你能真正为他所用,成为他手下的新一员死士,而你所早有的,作为他义子的这一身份,想在宫里明察暗访,定能开到更有力的便捷之门。这么好的资源,他绝不会白白浪费。这样一来,他不但不杀你,还会好好的栽培你,把大股兵权都交给你,让你执掌宫中内务。有了他的帮助,再加上自身努力,很快你就会成为这宫中手眼通天的第一人。”

  ? ? 上官耀华道:“一张嘴两张皮,只要稍微动它一动,任何人都能大唱赞歌。我怎能让他深信不疑?”

  ? ? 玄霜道:“因为福亲王也需要找个靠山,在他眼里,我额娘和我,就是最好的人选。但我所示意给他看的,就是我虽有意合作,但彼此间仍有疏离,难以真正信任彼此。现在如果他能利用你,巴结上我,是不是求之不得?我就向他大倒苦水,半真半假的诉说一番夺位所图,送给他一个现成借口,让他可以打着我的名义行事。背地里,自然是暗度陈仓。等他把一切都做得差不多了,我再利用这最后一块跳板,直接夺得皇位。有一点要格外注意,他在器重你的同时,也因为秘密给你知道得太多,事成之后必定除掉你。不过不用担心,此前他绝不敢动你,等他准备有所行动,就已晚了。他自己也该成为案上鱼肉,任我宰割。”

  ? ? 上官耀华每临事,手段一向高明,但其先却无不经深思熟虑。刚才虽已答应下来,可要他一下子做如此之大的决定,心里总像是堵了个硬物。

  ? ? 又沉默一阵,忽地灵光一现:“对啊!不如且先应付着他,另一边还可假借此名,继续给义父献殷勤。反正说了是任务之需,谁都不能怀疑。而我跟玄霜私下交好,对义父也只说是代他笼络。在两方之间周旋,谁也不得罪,将来且看风声水势,哪一边夺得大权,我再归附于他。这也可多了些回旋余地,尽由他们狗咬狗斗作一团,不管谁胜,我都能做赢家。这一注,才是下得绝不亏本!”

  ? ? 狸年长,官场历练更多过自己,将来同他斗,未必会有胜算。何况与玄霜之间的交情,也不能全算作虚情假意。

  ? ? 玄霜笑道:“甚好!那咱们就一言为定。我仍当你是兄弟,不会命你去出生入死。即使是头等大事,我也会先跟你商量。人力有时而穷,我一介凡夫俗子,也不敢说自己有多聪明,总会有错算、漏算之时,到时你还得提醒我,不可一味以我为准。只要你讲得言之成理,能令我心服口服,我定会由你做主,绝不自专。一个治国之君,假如脑中只容得下自己的一点算计,而不善采纳谏言,他就离被赶下位不远了。所以我时刻自作提醒,信心是要有的,但不可盲目,亦不可偏听偏信,流于盲从。”

  ? ? 上官耀华道:“我知道了,你是要我做军师?这活儿我有经验,以前在青天寨,因技不如人,又想稳住二当家的位子,就是靠这本事服众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