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依扎:突如其来的恶意,与迷失的自我

创业点子 阅读(1463)

2019-11-06 16:34八卦洋葱

2017年11月的一天,演员热依扎第一次感到“有点不对劲”。 当时,《长安十二时辰》正在准备过程中,她和她的代理人比预定的团队进入时间早了一个多月。

工作开始后,热依扎出现嗜睡、剧烈咳嗽、全身疼痛和记忆力减退 有一次,她甚至花了一个多小时记住了几行短信。 去医院后,热依扎终于意识到他的不适是由严重的抑郁症引起的。

为了安全起见,医生建议她在医院呆三天,但热依扎说他“不好意思”停下来。 因为《长安十二时辰》集的制作成本是几千万,热依扎觉得他不可能是放慢速度的人。

通信结束后,热依扎拿着医生开的药回去工作。这一次,她以为自己找到了救生圈。

在一次演员阵容的午餐中,热依扎正在吃饭,但一个声音从他的脑海中响起,对她说:“去死吧。” 当时,热依扎已经接受了一段时间的药物控制,他的意识状况相对稳定。

她脑海中的声音让她困惑

于是热依扎放下碗和筷子,立即起身走向剪刀。

幸运的是,这个危险的想法闪过,她又“带着”了。

危险边缘

拍摄后,热依扎回到了北京 尽管她很敏感,但她在诊断后立即发现了“变化”。

退休的父母过去住在乌鲁木齐,而哥哥莎莉喜欢四处旅游。得知她的病情后,全家人都留在北京陪她。 “”一家现在又住在一起了,但是热依扎觉得他给他们带来了很多麻烦。 在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折磨下,她的体重一路下降,甚至一度下降到80公斤。

在与情感疾病的斗争中,热依扎尝试了许多积极的方法来拯救自己。最后,她发现写日记相对有用。 “我不知道谁会看,但我会试着记录下来,”于是热依扎开始在网上记录治疗期间的生活片段。

在她的日记中,她对电影的情节有同感,也有服药后情绪变化的记录,而且更多的是某种思考。

它是关于疾病、感觉、自我意识以及如何与你周围的世界相处 在长期的自我反省中,热依扎辛酸地写道,“假装善良,让你周围的人放心,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

在与情感疾病的斗争中,热依扎尝试了许多积极的方法来拯救自己。最后,她发现写日记相对有用。 “我不知道谁会看,但我会试着记录下来,”于是热依扎开始在网上记录治疗期间的生活片段。

在这十二个月里,她没有参加任何新剧,而是投身于中小学戏剧教育,成为孩子们所说的“扎扎先生”

在业内人士和同行眼中,即将开始崭露头角的热依扎太任性了,不会这么做。

在与情感疾病的斗争中,热依扎尝试了许多积极的方法来拯救自己。最后,她发现写日记相对有用。 “我不知道谁会看,但我会试着记录下来,”于是热依扎开始在网上记录治疗期间的生活片段。

时间到了2019年夏天,热依扎为此努力训练了12个月的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非常受欢迎。

许多人都记得高高鼻梁、机警冷漠的谭琦,也注意到了身后的演员热依扎。

在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后,热依扎仍然没有公布这一情况。 那时,她帮助熟悉的导演宣传他们的新作品,给她一个新的舞台,分享她喜欢听的歌曲和她正在读的书.所以社交软件“充满活力” 当

《长安十二时辰》播出时,滚动圈家族的成员热依扎也赶上了综艺节目。 中间她没有少戳青霉素的肺管,而是双方坐下来聊了几个小时,最后是“一个没有敌意的微笑”

今年8月初,由于机场照片,热依扎进行了一次热门搜索。 在那组照片中,她几乎没有装饰,只戴了一副太阳镜。

整个人丰满自信,穿着亮黄色吊带裤,慷慨地面对着他周围的各种摄像机。

在整个网络的激烈讨论之后,热依扎用一些嘲笑来回应。 她说,“对不起,这太碍眼了。我正在继续努力减肥,并尝试再造指甲线,同时减掉八块腹肌。”

此时,热依扎看起来直截了当、朝气蓬勃、真诚大方,与其他艺术家没有什么不同。

但是真正的“区别”只有她知道:与情感疾病的斗争还没有结束

风暴开始时

2019年8月23日清晨,热依扎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段话,透露了自己的病情。

“为什么我这么有趣?这是因为在我知道生命的意义之前,我已经死了很多次了。 因此,我想告诉你生活太艰难了。在不伤害他人和不违法的前提下,好好生活。 生活是一场冒险 “

后来,她坦白地在评论区分享了一些关键信息,并给了阿宝当时的医疗证明。

首先,她患有严重的抑郁和焦虑

热依扎坦率地说,当时他状态不好。他曾经有过极端的想法,写了一封遗书。

第二,她仍在接受药物治疗,但最困难的地方已经过去,所以她希望帮助和她处境相同的人。

在自我报告的结尾,热依扎留下了一句话:“我会帮你解决的,不要轻易离开。”

天亮后,相关条目如“热依扎大萧条”被迅速搜索 经过这次宣传,热依扎周围的舆论导向仍然是积极的。

评论区有询问她如何缓解症状的病人和支持自由穿衣的女性朋友。 越来越多的人觉得热依扎的勇敢在某种程度上是艺术家中的“少数”,无论是在思想上还是行动上。

在打开私人信件回答许多相关问题后,热依扎非常清楚自己能力有限。 她说,“第一,我不想成为罪人,第二,我不是上帝”,并表示希望有同样问题的网民能得到定期的筹款和治疗。

没有因为演员身份而大肆渲染,更没有无休止地引导大众情绪。主动公开患上重度抑郁的演员热依扎可以说做到了两件事:勇敢与清醒。

2019年9月29日,热依扎接受媒体采访,镜头之下的她很平静。说起在剧组的那次“失控”,她不否认其危险程度,只说“那次我能感觉到心里的救生圈在漏气了”。

某报纸采访过后,热依扎开始因为相关的话题屡上热搜。

期间她本人如常生活,晒猫晒照,友情营业,偶尔也大方地展示自己曲线美。

热依扎并不知道,在看似惬意平静的日常背后,一股暗流正在悄然蓄力,时刻准备将她拖到网路喷子们的射程之内。

从“穿衣自由”到“热依扎好刚”,再到“回应炒作传闻”。数个热搜过后,网友们的态度随之畸变:这人怕不是个营销精。

今年十一前后,平静了一月有余的热依扎再次“开腔”。

她言辞泼辣地回怼了网友们的两大质疑:“没有一个采访是我自己求来的,没有一个热搜是自我操作的”。

“如果有,我出门被车撞死”,热依扎在采访里不无赌气地说出这句话,但后来被剪掉了。

出道多年都安安静静的热依扎,仿佛从此突然变成了所谓的“热搜体质”。

围绕她的风评随之陷入极富戏剧张力的两极:飒和作(zuo 一声)。目光重新拉回热依扎这里。

自她公开病况后,除了现代社会中越发常见的情绪病,还有一个事实值得关注。

那便是有网友参与其中的,针对公众人物的“网络暴力”。

与恶意交锋

10月14日,一位ID名叫“硬核少女”的博主出言不逊,发文直指热依扎炒作。在她的判断中,不难看出当代喷子逻辑自洽的痕迹。

穿衣服比较暴露=热依扎蹭已故艺人崔雪莉的热度=嘲+骂她就完事儿了。

这颗充满恶意的子弹飞了一会后,“硬核少女”再次连发数锤。

除了直指热依扎抑郁是假,想红是真之外。这位博主开始无差别攻击网友:“夸热依扎身材好的,都分不清性感和低俗”。

数次被“点名辱骂”过后,风暴中心的热依扎决定不再做软柿子,遂将此事诉诸法律途径解决。

这时的热依扎大概想不到,自己被迫参演的大戏刚刚拉开序幕。

10月14日当晚20点左右,“硬核少女”再发长文。她表示在热依扎的恶意引导之下,自己被蜂拥而至的网友围攻。

人肉搜索、诅咒谩骂、恐吓胁迫.挑起这场骂战的博主似乎格外无辜,直言自己才是网路暴力的受害者。

骂战一触即发,热依扎能做的只有自揭伤口。她试图以此证明抑郁症对于自己,是真真实实的折磨,而非博同情的标签。

不妨将热依扎和“硬核少女”的冲突拆解来看。它绝非普通的骂战,因此“暴露癖”、“蹭热度”、“骚X”等夺人眼球的修辞可以暂放一边。

长久以来,在现实和网络世界中,不少人都存在着一种略为不公的思维定式。

有人甚至据此衍生出更为扭曲的想法:你是名人啊,挣那么多钱,骂你怎么了?骂几句死不了!

对骂过后,热依扎的反击形同一种觉醒和一柄利器。它首先打碎了人们习以为常的灰色事实。

即公众人物几乎是不能还嘴的,他们挨骂就得承受,一旦反击就是针对素人的网络暴力。

其次是热依扎个人的觉醒。

在意识到不公平之后,她无法说服自己向网络暴民妥协,转而选择一人对抗潜规则。

风浪初起的时候,热依扎可能有过实打实的无助。随着战线推进,她或许已意识到某种事实:人首先是人,而后才是万众瞩目的艺人。

没有人应该因为职业和某种身份,凭空承担突如其来的恶意。

被拉长的战线

前面有说,热依扎自出道以来的热搜和动态,都不及近一两个月的多。

在因“穿衣自由”进入大众视线之后,热依扎或许想不到她会被动掀开网路世界的一角。

这里不是充满善意和温暖的永无岛,它充斥着难以消弭的恶意和偏见,还有被迫迷失的自我。

对临近崩溃的热依扎而言,这绝非好事。

11月1日,情绪反复横跳的热依扎再度发文,点名怒斥无良营销号。这次营销号言论相当诛心,它直指热依扎拉踩女星佟丽娅。

顺便散布前者借着抑郁症营销,以及佟丽娅曾打压同行,如今却被热依扎“反扑”的传闻。

这条晚间十一点半发出的微博,起初并没有任何腥风血雨的气息,当夜的转发甚至没有超过500。次日一早,热依扎发过“反击预告”后,“拉踩佟丽娅”等关键词才光速登上了热搜。

期间热依扎似乎到了一个临界点,不断地回击转发恶评。

从开始的十几条微博,一路飙升到后来的239条或是更多,热依扎再次游走在“失控”的边缘。

表象背后,围观者的面目尤为扭曲。细看下来,被转发的这些微博起初是单纯的diss和口嗨,后来则是充满了恶意的挑衅。

“你不是要挂人吗?我就带话题,看看你丫翻不翻牌”,话题池中的微博大多数透露着这种看热闹的想法。

有些网路喷子一度以被热依扎转发为荣,然而高潮过后他们不约而同地删除了微博。

热依扎微博里的战争过后,“抱歉,此微博已被作者删除”,这种嘲讽十足的痕迹随处可见。

从挂话题带大名,到直接圈出热依扎进行辱骂。激怒艺人之后再光速删博,最后摇身一变成为“被网暴”的小透明路人。

这套熟能生巧的操作,充满了网路亚文化的畸形气息。被围观的一方并非热依扎,而是享受纯粹极致之“恶”的所谓网民。

这些账号背后的操纵者中,可能有办公室里一声不吭的上班族。或是地铁上和你擦肩而过的陌生人,以及拿着手机无所事事的年轻男女。

但无一例外,他们就像热依扎所说的一样,每一个都是曾试图逼疯她的“参与者”。

昨日晚间,这场一个人的战斗将近尾声,热依扎终于放缓了和外界对抗的步伐。她先吃了烤串当夜宵,次日睡醒后又晒了一本新书,以及爱猫菊豆,中间零星地回击了几位恶意满满的网友。

最后,热依扎用一份律师声明,给这场“战役”画上了阶段性的休止符。

这份文件里没有关于经济赔偿的描述,所要求的只是简单的六个字:公开赔礼道歉。

在热依扎发过的微博里,她说过这样一段话。“一次次的算了,算了,再算了,变成了让恶人更恶,让坏人更坏,让歪理战胜真理,让阴暗战胜光明。”

“今天是我,明天又是谁?”。

情绪拉扯过后,热依扎仍然在清醒地自我审视和反问。可惜的是,劝她屏蔽拉黑网友或是退博了事的人,竟无一个站出来回答的。

不在他人情绪崩溃时踩上一脚,这或许是我们能做到的唯一一件事。

它很体面,也很难,但请务必做到。

以及像战士一样独自回击汹涌恶意的热依扎,也请你千万珍重。

2017年11月的某一天,演员热依扎第一次感到“不对劲”。那时 《乐队的夏天》 正在筹备,她和经纪人比约定的进组时间早来了一个多月。

工作开始之后,热依扎出现嗜睡、剧烈咳嗽、浑身疼痛以及记忆力下降等异样。有次她甚至花了一个多小时去记短短的几句台词。去医院就诊后,热依扎终于明白自己的种种不适,皆因重度抑郁而起。

期间医生为了安全起见,劝她在医院留观三天,但热依扎说自己“不好意思”停下来。因为 《长安十二时辰》 一集制作成本上千万,热依扎觉得自己不能去做那个拖慢节奏的人。

沟通过后,热依扎带着医生开好的药回到剧组继续工作,这回她以为自己找到了那个救生圈。

某次剧组午餐,热依扎吃着吃着脑子里却冒出一个声音,那个声音对她说“你去死吧”。彼时热依扎服药控制已有一段时间,自觉状况还算稳定。

脑海中的这个声音,让她乱了阵脚。

于是热依扎放下碗筷,立刻起身直奔剪刀而去。

万幸的是这个危险念头一闪而过,她再次“扛”了过去。

危险边缘

拍完戏后,热依扎回到北京。敏感如她,立刻发现了确诊之后的“变化”。

退休的父母原本长居乌鲁木齐,哥哥赛力平时则喜欢游山玩水,在得知她状况不佳后,家人们通通留在北京陪她。

一家人在此刻又住到了一起,热依扎却觉得自己给他们添了很大麻烦。精神和躯体的双重折磨之下,她体重一路下滑,有阵子甚至跌到了八十斤。

在与情绪病缠斗的过程中,热依扎尝试过很多种积极自救的方式,最终她发现写日记是其中相对有用的。“不知道谁会看,但我会尝试记录下来”,于是热依扎开始在网上记录治疗期间的生活碎片。

在她的日记中,有对电影情节的感同身受,也有对服药之后情绪变化的记录,更多的是某种思考。

它关于疾病、感情、自我认知以及如何和周遭的世界相处。在长久的自我审视中,热依扎不无心酸地写到“假装好了,让身边的人放心,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

《长安十二时辰》 杀青后,热依扎做了事业轨迹中第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暂时停工一年。

在这十二个月里,她没有接拍任何新戏,转而投身中小学戏剧教育,成了孩子们口中的“扎扎老师”。

在圈内人和业界同行看来,即将迎来事业上升期的热依扎这样做,实在太过任性了。

时间来到2019年夏天,让热依扎为之苦苦训练了12个月的电视剧 《长安十二时辰》 热播。

不少人记住了剧中鼻梁高耸,眼神机警清冷的檀棋,同时也注意到了其背后的扮演者热依扎。

关注度上升之后,热依扎仍然没有对外公开病况。那时她帮相熟的导演宣传新作,给自己新剧站台,分享爱听的歌和在看的书.社交软件上因此一派“生机勃勃”。

《长安十二时辰》 热播时,作为滚圈家属的热依扎也追起综艺。中间她没少戳盘尼西林的肺管子,好在双方坐下来深聊了几个钟头,最后倒是“一笑泯恩仇”了。

今年8月初,热依扎因为机场照上了一次热搜。那组照片里的她几乎没什么修饰,只戴了一只墨镜。

整个人丰腴而自信,穿着明黄色吊带大方地面对围在身边的各种镜头。

全网热议过后,热依扎不无调侃地做出了回应。她说“对不住,碍眼了,我继续努力减肥,争取重现马甲线外加赠送八块腹肌”。

这时的热依扎看起来直爽泼辣,真诚大方,同其他艺人没有任何分别。

可真正的“差别”只有她自己明白:和情绪病抗争尚未结束。

风波伊始

2019年8月23日凌晨,热依扎在微博上发出一段文字,由此公开了自己的病况。

“为什么我这么有趣呢?是因为我死过很多回,才知道生的意义。所以我愿意传递给你们有趣的,人生太苦,在不伤害他人的前提下,在不犯法的前提下,活自己吧。生命,是一次奇遇。”

随后,她在评论区坦率地分享了几个关键信息,还PO出了当时的诊断书。

第一,她曾患上过重度抑郁+重度焦虑。

热依扎坦言当时状态并不好,一度产生过极端念头,也写过遗书。

第二,目前她还在接受药物治疗,不过最难的地方已经扛过去了,所以更希望能帮助和自己有相同处境的人。

在自述的末尾,热依扎留下一句话:“我帮你解答,别轻易离开”。

天亮之后,“热依扎抑郁症”等相关词条很快被送上热搜。这次公开之后,围绕热依扎的舆论风向还算是积极正面。

评论区有问她如何缓解症状的病友,也有支持穿衣自由的女性朋友。更多人则是在感慨不管是思想还是行动,热依扎的勇敢在某种程度上算是是艺人里的“少数派”。

开放私信解答了不少相关问题后,热依扎无比清醒地意识到自己能力有限。她说“第一,我不想当罪人,第二,我不是上帝”,并表示希望有相同困扰的网友们接受正规渠道的筹款以及治疗。

没有因为演员身份而大肆渲染,更没有无休止地引导大众情绪。主动公开患上重度抑郁的演员热依扎可以说做到了两件事:勇敢与清醒。

2019年9月29日,热依扎接受媒体采访,镜头之下的她很平静。说起在剧组的那次“失控”,她不否认其危险程度,只说“那次我能感觉到心里的救生圈在漏气了”。

某报纸采访过后,热依扎开始因为相关的话题屡上热搜。

期间她本人如常生活,晒猫晒照,友情营业,偶尔也大方地展示自己曲线美。

热依扎并不知道,在看似惬意平静的日常背后,一股暗流正在悄然蓄力,时刻准备将她拖到网路喷子们的射程之内。

从“穿衣自由”到“热依扎好刚”,再到“回应炒作传闻”。数个热搜过后,网友们的态度随之畸变:这人怕不是个营销精。

今年十一前后,平静了一月有余的热依扎再次“开腔”。

她言辞泼辣地回怼了网友们的两大质疑:“没有一个采访是我自己求来的,没有一个热搜是自我操作的”。

“如果有,我出门被车撞死”,热依扎在采访里不无赌气地说出这句话,但后来被剪掉了。

出道多年都安安静静的热依扎,仿佛从此突然变成了所谓的“热搜体质”。

围绕她的风评随之陷入极富戏剧张力的两极:飒和作(zuo 一声)。目光重新拉回热依扎这里。

自她公开病况后,除了现代社会中越发常见的情绪病,还有一个事实值得关注。

那便是有网友参与其中的,针对公众人物的“网络暴力”。

与恶意交锋

10月14日,一位ID名叫“硬核少女”的博主出言不逊,发文直指热依扎炒作。在她的判断中,不难看出当代喷子逻辑自洽的痕迹。

穿衣服比较暴露=热依扎蹭已故艺人崔雪莉的热度=嘲+骂她就完事儿了。

这颗充满恶意的子弹飞了一会后,“硬核少女”再次连发数锤。

除了直指热依扎抑郁是假,想红是真之外。这位博主开始无差别攻击网友:“夸热依扎身材好的,都分不清性感和低俗”。

数次被“点名辱骂”过后,风暴中心的热依扎决定不再做软柿子,遂将此事诉诸法律途径解决。

这时的热依扎大概想不到,自己被迫参演的大戏刚刚拉开序幕。

10月14日当晚20点左右,“硬核少女”再发长文。她表示在热依扎的恶意引导之下,自己被蜂拥而至的网友围攻。

人肉搜索、诅咒谩骂、恐吓胁迫.挑起这场骂战的博主似乎格外无辜,直言自己才是网路暴力的受害者。

骂战一触即发,热依扎能做的只有自揭伤口。她试图以此证明抑郁症对于自己,是真真实实的折磨,而非博同情的标签。

不妨将热依扎和“硬核少女”的冲突拆解来看。它绝非普通的骂战,因此“暴露癖”、“蹭热度”、“骚X”等夺人眼球的修辞可以暂放一边。

长久以来,在现实和网络世界中,不少人都存在着一种略为不公的思维定式。

有人甚至据此衍生出更为扭曲的想法:你是名人啊,挣那么多钱,骂你怎么了?骂几句死不了!

对骂过后,热依扎的反击形同一种觉醒和一柄利器。它首先打碎了人们习以为常的灰色事实。

即公众人物几乎是不能还嘴的,他们挨骂就得承受,一旦反击就是针对素人的网络暴力。

其次是热依扎个人的觉醒。

在意识到不公平之后,她无法说服自己向网络暴民妥协,转而选择一人对抗潜规则。

风浪初起的时候,热依扎可能有过实打实的无助。随着战线推进,她或许已意识到某种事实:人首先是人,而后才是万众瞩目的艺人。

没有人应该因为职业和某种身份,凭空承担突如其来的恶意。

被拉长的战线

前面有说,热依扎自出道以来的热搜和动态,都不及近一两个月的多。

在因“穿衣自由”进入大众视线之后,热依扎或许想不到她会被动掀开网路世界的一角。

这里不是充满善意和温暖的永无岛,它充斥着难以消弭的恶意和偏见,还有被迫迷失的自我。

对临近崩溃的热依扎而言,这绝非好事。

11月1日,情绪反复横跳的热依扎再度发文,点名怒斥无良营销号。这次营销号言论相当诛心,它直指热依扎拉踩女星佟丽娅。

顺便散布前者借着抑郁症营销,以及佟丽娅曾打压同行,如今却被热依扎“反扑”的传闻。

这条晚间十一点半发出的微博,起初并没有任何腥风血雨的气息,当夜的转发甚至没有超过500。次日一早,热依扎发过“反击预告”后,“拉踩佟丽娅”等关键词才光速登上了热搜。

期间热依扎似乎到了一个临界点,不断地回击转发恶评。

从开始的十几条微博,一路飙升到后来的239条或是更多,热依扎再次游走在“失控”的边缘。

表象背后,围观者的面目尤为扭曲。细看下来,被转发的这些微博起初是单纯的diss和口嗨,后来则是充满了恶意的挑衅。

“你不是要挂人吗?我就带话题,看看你丫翻不翻牌”,话题池中的微博大多数透露着这种看热闹的想法。

有些网路喷子一度以被热依扎转发为荣,然而高潮过后他们不约而同地删除了微博。

热依扎微博里的战争过后,“抱歉,此微博已被作者删除”,这种嘲讽十足的痕迹随处可见。

从挂话题带大名,到直接圈出热依扎进行辱骂。激怒艺人之后再光速删博,最后摇身一变成为“被网暴”的小透明路人。

这套熟能生巧的操作,充满了网路亚文化的畸形气息。被围观的一方并非热依扎,而是享受纯粹极致之“恶”的所谓网民。

这些账号背后的操纵者中,可能有办公室里一声不吭的上班族。或是地铁上和你擦肩而过的陌生人,以及拿着手机无所事事的年轻男女。

但无一例外,他们就像热依扎所说的一样,每一个都是曾试图逼疯她的“参与者”。

昨日晚间,这场一个人的战斗将近尾声,热依扎终于放缓了和外界对抗的步伐。她先吃了烤串当夜宵,次日睡醒后又晒了一本新书,以及爱猫菊豆,中间零星地回击了几位恶意满满的网友。

最后,热依扎用一份律师声明,给这场“战役”画上了阶段性的休止符。

这份文件里没有关于经济赔偿的描述,所要求的只是简单的六个字:公开赔礼道歉。

在热依扎发过的微博里,她说过这样一段话。“一次次的算了,算了,再算了,变成了让恶人更恶,让坏人更坏,让歪理战胜真理,让阴暗战胜光明。”

“今天是我,明天又是谁?”。

情绪拉扯过后,热依扎仍然在清醒地自我审视和反问。可惜的是,劝她屏蔽拉黑网友或是退博了事的人,竟无一个站出来回答的。

不在他人情绪崩溃时踩上一脚,这或许是我们能做到的唯一一件事。

它很体面,也很难,但请务必做到。

以及像战士一样独自回击汹涌恶意的热依扎,也请你千万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