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个不起眼的赤脚医生,竟然门庭若市。

创业点子 阅读(1647)

  翌日。

  胡德柱雇佣一辆崭新的农用黑豹,载着梅老太太和梅丹,捎带几大背篓浆果,一大清早,气势汹汹的,直奔红星龙分镇杀去。

  在山海堂兜售二百多斤浆果先,每斤市价已涨到八元钱,一次送货收入不菲,想来足够给梅奶奶问病。

  “梅丹,给你。”

  当一沓崭新的十元大钞递给梅丹的时候,梅老太太气得一翻白眼。

  “小子,年纪轻轻就一身铜臭味,简直俗不可耐,休想娶我孙女。”

  “唉!奶奶要犯病啦!”

  梅老太太的病一日三犯,早中晚各犯一次,时间基本固定,犯病时胡言乱语,六亲不认,其它与常人无异,主要针对胡德柱,说啥怼啥,没有好气。

  “走!赶紧去找出马仙。”

  边疆军垦的出马仙不多,如果在老家甸林县,前后屯一划拉,大神加二神能有一火车皮。

  “都坐好啦!马上就到。”

  马师傅对爱车甭提多满意,使劲一轰油,崭新的农用车如一只矫健的黑豹,陡然间向前窜出。

  “咔咔……”

  汽车颠簸中驶进一条窄胡同,仅供一辆车行走,如果有第二辆车,第一辆车必须折返,否则没法通行。

  “滴滴,牟,轰……”

  对面可不止一辆车,而是有五六辆豪华轿车,牌照大都不是本地的。

  “马师傅,退回吧!”

  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奔驰、宝马、路虎、劳斯莱斯呢!小小的黑豹,再怎么崭新也摆脱不了破车的事实。

  “小胡,这个大神相当厉害,上次我拉着蓝会计来算卦,就十分的灵验,梅大婶的癔症一准能够治好。”

  马师傅煞有介事的说到。

  “正宗的出马仙,治疗一般的癔症自不在话下,只是,梅奶奶的病有些不正常。”

  汽车一辆接着一辆的驶过,闲着也是闲着,胡德柱与马师傅开始攀谈起来。

  “哎呀!奶奶犯病啦!”

  突然,梅老太太双眼紧闭,浑身抽搐不止,梅丹望着奶奶痛苦的表情,鼻子一酸,眼泪瞬间涌出。

  “马师傅,冲过去。”

  “轰轰……”

  马师傅一脚油门到底,黑豹汽车如一只愤怒的野兽,也不管前方有没有什么豪华轿车,就是一个劲的加速,吓得对面一辆红旗大轿车赶紧退回。

  “妈的,长没长眼睛?怎么开车的?赶去投胎呀?”

  不一会,车上走下来一个年轻的司机师傅,难怪人家会急眼,马师傅开车太虎了。

  “师傅,不好意思,车上有病人,特别着急,请您谅解。”

  胡德柱赶紧下车赔礼道歉。

  “不好使,今天不教训你一下,不知道小爷的厉害。”

  语落,一拳呼在的脸上,然后,就是一顿毒打。

  “你敢?找死……饶命。”

  年轻司机师傅叫的一个凄惨。

  “什么人如此放肆?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殴打九洲公民,还没有没王法?还有没有法律……”

  一个国字脸的中年人在两个年轻女子的陪同下走下车门。

  “舵主,这小子竟然敢打人,无论如何也不能饶他。”

  年轻司机师傅挣扎着站起。

  “小伙子,打人是犯法的,信不信,我一个电话过去,红星龙捕衙就会抓人,你少说也得做个三五年牢,不如赔点钱了事。”

  国字脸上下打量着胡德柱。

  “先生,作为九洲一名舵主,开公车、带随从、泡小蜜,不远千里算卦,如果捅到巡衙,再查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估计总得去衙门口说得说得,只是赔钱怕不行的。”

  胡德柱微微一笑。

  “哼!臭小子,算你狠,咱们走着瞧。”

  说完,上车,拐进一家院落,待黑豹驶过后,出门扬长而去。